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选文章 > 表点

表点

表点

作者:张崇文

老石碰到我说你晓不晓得老万和老易两个搞马(僵)了。我问他为么子(什么)事?他说老万找老易商量,这次农网改造,低压线路升级,电表也统一安装智能电表。开始老易答应得好好的叫老万哪时动工都行,他们在不在家没关系,他答应的事始终都着数(管用)。老万开工那天,老易没露面,他老婆出来对老万说老易答应的事我没答应,你们得攒个廊场,要不这样也行,你们把表点定到我家墙壁,每年给我们五千元租金,我们写个合同,双方都得签字,我得了租金,各拿一份合同后,你们才能动工。老万没理老易的老婆,走到对门(面)老玖家,过了半个钟头,老万出来叫同事和他一起到老玖家的墙壁上开工了。

我说老石呀老万也没做错,他无法满足老易老婆的要求,幸好还有对面好说话的老玖,老万既没和老易的老婆发生冲突,也没得罪老易,这是两全其美的事,处理得非常人性。哪晓得朋友圏里有个叫老兆的人发了一条微信,说老万和老玖的婆娘好,老玖怕他婆娘,才同意老万表点定到他家墙壁上。这条微信好多人都转了,就是供电所的微信群没得人转,老兆也发不进来,他不是我们的同事。老万也看到了,他没做任何辩解和说明,也没到朋友圏里和老兆去扯去撕,让别人看哈子(一下)也好,让大家都来看看老万是个么样的人。老石说他不晓得这个老兆是哪个,发这样的微信没得好大的劲,老万是么子人我们都清楚。

老万和我同事一点不假,老万和老易、老石、老玖都是同学。老万是供电所拿工资的农电工,老石是学校老师,老玖是兽医站的职工,老易是医院会计……他们都混得好,屋也修到一条街上,总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丁丁如沫(勾心斗角)。老万是我的同事,他是供电所非常大方的人,老石是我的老表,做的为人师表的事,是个讲诚信的人。听老石说老易和老玖也算得性格开朗的人。我问老石,老表你说那个老兆微信的语气最接近哪个人?老石说我没过细分析,何必那么较真,只要老万清楚就行了。隔了半个月,朋友圏里的老兆和他发的微信全都删除了,没了这个系系(证据),再难搞出个水落石出,确实让人感到沮丧。

老石说老玖的农家乐,来的客人下车后都要到表点看了又看,然后再自拍,也请朋友拍,拍了半身,拍全身,再拍全景,他们上传到各自的群里和朋友圏,老玖农家乐的生意越来越好,每天傍晚,摆的三十张饭桌都坐满了客人。老易没想到供电所电工师傅把这条街的用电户的智能电表集中到老玖家的墙壁上,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排列得整整齐齐,每块电表上都有一块防雨的塑料雨搭,整个表点划分出几个方块,又各有一块大点的雨搭。这是老易鸡蛋里算骨头没算准的事,哪晓得退休的老玖开了农家乐,搭到他家墙壁上的表点走了发财的运,现在的条件不得比他老易差到哪里去,看来人量不到人,走起运来门板都挡不住。

别看同学间表面上说呀、笑呀,各自心里都打的另一把算盘,把别人的运气算得没得,把自己的运气算得红红火火,算去算来都是没劲的事。老万的这几个同学我都打过交道,唯独老万没说他们一个不字,总是说他的同学好,对他很关心,把他当的亲弟兄。老万的那三个同学,包括我的老表老石都多多少少说过老万这也是不是,那也不是,搞了一辈子才混得过农电工,连个班长都没混得,还到我们同学面前耍他“电老虎”的威风。我觉得老万的这几个同学不着数,当到他的面嘻嘻哈哈笑,背到一边说他是苕脑壳。好在我不把他们的话传来传去,才没让他们扯皮、打架。我认为老万是个好人,是值得我和他交朋友的人。

搞了多年会计的老易,你看他那双三角形眼睛,你听他说话的语气,就晓得他是一个吃不得亏的人,是个爱占便宜的人,一旦他即将到手的利益失去了,就会把他恨的人说得一文不值。他没得老万容得人、让得人。老易常说他眼睛里含不得沙子,一个退休的人,又没上班,争去争来都是一种自私的表现。我和老万开玩笑说是不是把表点攒到老玖家墙壁上,朋友圏里才有那条微信的出现,才惹出了这件麻烦事?老万说无关紧要,就是老兆说我和老玖的婆娘搞出了儿也无所谓,连老玖都没放到心上,连老玖的婆娘都没到大街上骂朝天娘,老兆造那样的谣没起一点作用,那些转发过此信息的人,后来回复老兆说他是个大骗子。

老万说老兆自觉没趣,没到街上风传,他刮不起风、掀不起浪,才感到无趣,只好从朋友圏里消失了。我想老易以为他使个计策,由他老婆出面,和老万来商量出租他家的墙壁。哪晓得老万找得到退路,没让老易的算盘打对。其实老玖家的农家乐的生意好,与安装智能电表点无头,是他开的高工资从重庆请了一个大师傅,在到街上请一个二师傅和几个下手,弄的菜才是正宗的重庆味道。颜色好看、味道正宗、份量足额,由一般辣到最辣,适合的是各种品味的人,适应的是各种年龄层的人,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没得一个食客找得出半点问题,没做过任何广告,连县城来的人游玩过后,都要到老玖的农家乐歹一顿饭了才走。

我去看过老万和那几个同事到老玖临街的墙壁上安装的智能电表,一个框框二十五块智能电表,这个表点是这条街安装智能电表最多的一个表点。我看到从老玖的二楼飞到斜对面的墙壁,在并排、纵深地走了进去,没挨到老易家的墙上,只往老易家走了一组生活、照明线路。在到老玖那边的二楼,又从街上飞过二十多组生活照明线路,全部迈开了老易家,和他没一点扯扯,他们才没得屁话讲了,这就是老万和他的同事下了一番功夫让街两边的用户都有廊场飞线。其实老万在智能电表安装完毕后,自己掏腰包到老玖家包了一桌席,请了老石、老玖、老易两口子,他们俩个都没来,为这点事,老石才说老万和老易搞马了。

我认为还是老易两口子不好意思赴约,他们这样算计老万,是他们把老万当成了外人,才想到出租墙壁,让老万给了租金才能安装智能电表,亏他们想得出来。住到街那头的老万,他家的两面墙壁都成了表点,安装的智能电表更多,安装了三百多块智能电表,从他家二楼、三楼飞线,从他家屋侧走线,他难得去求人,把这边三百来户人家的智能电表都安到自家的墙壁上。在把线走到各家各户大门口的漏电保护装置上,尽管费时,集中到一起还好看些,他家的两个表点也成了一些人照相的背景,老万没像老易把墙壁租给供电所,每年好收几个租金。这条街只有人出租门面,没得人出租墙壁,老万从来没打过这样得钱主意。

关键词:区块链,来凤供电

相关新闻:

传术院墙边的电杆

停电那些事

四月的风

麻麻姑娘

热门排行|编辑推荐

学习“共青团十八大精神”有感乌海电业局农电处圆满完成中秋、国庆...山西一男子窃取火车电力挖比特币:挖...观《胜利之盾》有感江苏如东供电公司:开始“班组微讲堂...江苏如东供电公司:组织学习配网工程...

山西一男子窃取火车电力挖比特币:挖...23年尽心守护电网安全的“蜘蛛侠”—...国家电网公司召开2018年营销(农电)...国家电网公司启动2018年打击窃电及违...行走于脱贫攻坚路上的双电人——王永岗“电力‘一姐’”从倒数第一到唯一与...

查看更多>>图片新闻遵化人才网胶南信息港电力人才网

永安天泰电力公司认真学习新《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永安天泰电力公司认真学习新《中...乌海电业局多经总公司中秋佳节慰问传递真情关怀乌海电业局多经总公司中秋佳节慰...冷水滩供电公司:心系扶贫帮困情暖中秋前夕冷水滩供电公司:心系扶贫帮困...淮阴棉花供电所金秋时节检修忙淮阴棉花供电所金秋时节检修忙

会员动态|最新招聘电力人才网

看“智慧天眼”如何解决金寨革命老区...“限发”那都不是事儿!看“限发终结...关于漂浮电站关键技术,这位上过纽约...远光软件获批ICP经营许可证布局互联...远光智慧电厂解决方案亮相2017发电信...掷地有声|阳光电源北京发声家庭光...

苏州东吴热电有限公司招聘国投云顶湄洲湾电力有限公司招聘武汉恒电高测电气有限公司招聘北京中电诚信工程设计有限公司招聘合肥力源电力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科壹精密模具设备有限公司招聘

主办单位: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网站运营:北京中电创智科技有限公司国网信通亿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销售热线:400-007-1585

项目合作:400-007-1585投稿:63413737传真:010-58689040投稿邮箱:yaoguisheng@chinapower.com.cn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522号京ICP备14013100号京公安备11010602010147号

当前位置是:首页>农电>农电文苑>

表点
作者:张崇文发布时间:2018-10-11

我说老石呀老万也没做错,他无法满足老易老婆的要求,幸好还有对面好说话的老玖,老万既没和老易的老婆发生冲突,也没得罪老易,这是两全其美的事,处理得非常人性。哪晓得朋友圏里有个叫老兆的人发了一条微信,说老万和老玖的婆娘好,老玖怕他婆娘,才同意老万表点定到他家墙壁上。这条微信好多人都转了,就是供电所的微信群没得人转,老兆也发不进来,他不是我们的同事。老万也看到了,他没做任何辩解和说明,也没到朋友圏里和老兆去扯去撕,让别人看哈子(一下)也好,让大家都来看看老万是个么样的人。老石说他不晓得这个老兆是哪个,发这样的微信没得好大的劲,老万是么子人我们都清楚。

老万和我同事一点不假,老万和老易、老石、老玖都是同学。老万是供电所拿工资的农电工,老石是学校老师,老玖是兽医站的职工,老易是医院会计……他们都混得好,屋也修到一条街上,总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丁丁如沫(勾心斗角)。老万是我的同事,他是供电所非常大方的人,老石是我的老表,做的为人师表的事,是个讲诚信的人。听老石说老易和老玖也算得性格开朗的人。我问老石,老表你说那个老兆微信的语气最接近哪个人?老石说我没过细分析,何必那么较真,只要老万清楚就行了。隔了半个月,朋友圏里的老兆和他发的微信全都删除了,没了这个系系(证据),再难搞出个水落石出,确实让人感到沮丧。

老石说老玖的农家乐,来的客人下车后都要到表点看了又看,然后再自拍,也请朋友拍,拍了半身,拍全身,再拍全景,他们上传到各自的群里和朋友圏,老玖农家乐的生意越来越好,每天傍晚,摆的三十张饭桌都坐满了客人。老易没想到供电所电工师傅把这条街的用电户的智能电表集中到老玖家的墙壁上,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排列得整整齐齐,每块电表上都有一块防雨的塑料雨搭,整个表点划分出几个方块,又各有一块大点的雨搭。这是老易鸡蛋里算骨头没算准的事,哪晓得退休的老玖开了农家乐,搭到他家墙壁上的表点走了发财的运,现在的条件不得比他老易差到哪里去,看来人量不到人,走起运来门板都挡不住。

别看同学间表面上说呀、笑呀,各自心里都打的另一把算盘,把别人的运气算得没得,把自己的运气算得红红火火,算去算来都是没劲的事。老万的这几个同学我都打过交道,唯独老万没说他们一个不字,总是说他的同学好,对他很关心,把他当的亲弟兄。老万的那三个同学,包括我的老表老石都多多少少说过老万这也是不是,那也不是,搞了一辈子才混得过农电工,连个班长都没混得,还到我们同学面前耍他“电老虎”的威风。我觉得老万的这几个同学不着数,当到他的面嘻嘻哈哈笑,背到一边说他是苕脑壳。好在我不把他们的话传来传去,才没让他们扯皮、打架。我认为老万是个好人,是值得我和他交朋友的人。

搞了多年会计的老易,你看他那双三角形眼睛,你听他说话的语气,就晓得他是一个吃不得亏的人,是个爱占便宜的人,一旦他即将到手的利益失去了,就会把他恨的人说得一文不值。他没得老万容得人、让得人。老易常说他眼睛里含不得沙子,一个退休的人,又没上班,争去争来都是一种自私的表现。我和老万开玩笑说是不是把表点攒到老玖家墙壁上,朋友圏里才有那条微信的出现,才惹出了这件麻烦事?老万说无关紧要,就是老兆说我和老玖的婆娘搞出了儿也无所谓,连老玖都没放到心上,连老玖的婆娘都没到大街上骂朝天娘,老兆造那样的谣没起一点作用,那些转发过此信息的人,后来回复老兆说他是个大骗子。

老万说老兆自觉没趣,没到街上风传,他刮不起风、掀不起浪,才感到无趣,只好从朋友圏里消失了。我想老易以为他使个计策,由他老婆出面,和老万来商量出租他家的墙壁。哪晓得老万找得到退路,没让老易的算盘打对。其实老玖家的农家乐的生意好,与安装智能电表点无头,是他开的高工资从重庆请了一个大师傅,在到街上请一个二师傅和几个下手,弄的菜才是正宗的重庆味道。颜色好看、味道正宗、份量足额,由一般辣到最辣,适合的是各种品味的人,适应的是各种年龄层的人,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没得一个食客找得出半点问题,没做过任何广告,连县城来的人游玩过后,都要到老玖的农家乐歹一顿饭了才走。

我去看过老万和那几个同事到老玖临街的墙壁上安装的智能电表,一个框框二十五块智能电表,这个表点是这条街安装智能电表最多的一个表点。我看到从老玖的二楼飞到斜对面的墙壁,在并排、纵深地走了进去,没挨到老易家的墙上,只往老易家走了一组生活、照明线路。在到老玖那边的二楼,又从街上飞过二十多组生活照明线路,全部迈开了老易家,和他没一点扯扯,他们才没得屁话讲了,这就是老万和他的同事下了一番功夫让街两边的用户都有廊场飞线。其实老万在智能电表安装完毕后,自己掏腰包到老玖家包了一桌席,请了老石、老玖、老易两口子,他们俩个都没来,为这点事,老石才说老万和老易搞马了。

我认为还是老易两口子不好意思赴约,他们这样算计老万,是他们把老万当成了外人,才想到出租墙壁,让老万给了租金才能安装智能电表,亏他们想得出来。住到街那头的老万,他家的两面墙壁都成了表点,安装的智能电表更多,安装了三百多块智能电表,从他家二楼、三楼飞线,从他家屋侧走线,他难得去求人,把这边三百来户人家的智能电表都安到自家的墙壁上。在把线走到各家各户大门口的漏电保护装置上,尽管费时,集中到一起还好看些,他家的两个表点也成了一些人照相的背景,老万没像老易把墙壁租给供电所,每年好收几个租金。这条街只有人出租门面,没得人出租墙壁,老万从来没打过这样得钱主意。

上一篇:三尺柜台  下一篇:没有了
《表点》一文由长大导航助学网免费提供,来源于网络。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原文链接:http://www.chddh.com/jingxuan/201810/2474071.html 更新时间:2018-10-12 18:23
长大导航(www.chddh.com)旗下长大导航助学网|陕ICP备11001928号 站长邮箱:admin#chddh.com|
《表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