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热点 >

财商财富兑付危机

一天前,也即是3月31号,“快鹿系”的金鹿财行刷遍朋友圈——3亿资金缺口,投资者维权,扣押一财记者,更换董事长和总裁。

据零壹财经和琥珀金融帮梳理,“快鹿系”通过线上线下平台募集资金,而这些小贷公司、互联网金融平台、担保公司和影视文化公司等等存在着关联关系,其资本运作有着明显的自融、自保嫌疑。

财商财富兑付危机

上图中的郎世玮为郎咸平大儿子,其运作的金融平台与“快鹿系”多个平台有着利益关系。

据野马财经消息,郎咸平儿子郎世杰为“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副总裁”。

财商财富兑付危机

郎世杰与“快鹿系”的关系并不止于此。“快鹿系”之前以83.13%控股上海新盛典,而郎世杰(下面图二中的“郎先生”)所控制的上海佑缔结有“可变动实体权益合约”。根据可变动权益实体合约,上海佑胜能够控制上海新盛典当的财务及业务营运,并有权享有上海新盛典当的经济利益及惠利。并且,根据信托声明的条款,郎先生实益拥有上海新盛典当的全部股权。

财商财富兑付危机

(图一)

财商财富兑付危机

(图二)

以上应该只是“快鹿系”与郎咸平、郎世玮和郎世杰之间的利益关系的冰山一角。因此,现在也不难理解为何郎咸平会殷勤地位“快鹿系”站台背书了。

附录:《上海当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致投资者书和快鹿集团承诺函》

财商财富兑付危机

财商财富兑付危机

财商财富兑付危机

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宣布因身体健康原因,经决定同意施建祥辞去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职务,并任命徐琪为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全面负责上海快鹿投资集团的一切公司事务。

该任免通知中还特地点出施建祥“香港居民”的身份,并感谢其对快鹿集团作出的贡献。

财商财富兑付危机

纷争不断的《叶问3》假票房事件,最终还是压垮了快鹿系的资金链条。

3月31日,因资金断裂无资金可以偿付,此前购买了金融产品的投资者涌入金鹿财行上海总部,甚至没有到期的投资者也来要求提前兑付。有投资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3月25日开始就已经出现兑付困难,3月30日晚上金鹿财行已经没有资金。

3月31日晚,金鹿财行在其官网发布公告,在我司推荐的众多产品中,有部分与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以下简称“快鹿集团”)合作的产品,经我司后续回款跟踪及严格排查,发现存在部分流动性不足的问题。对于此突发性事件,我司已与快鹿集团进行紧急沟通,目前了解到,资金缺口在3亿元左右。快鹿集团已明确承诺,将提供总价值不少于30亿元的资产,作为客户兑付的抵押担保。

快鹿集团的另一家“战略合作伙伴”当天财富也出现了延期兑付和挤兑的情况,其官网4月1日发布公告称,“经与快鹿集团紧急沟通,快鹿集团对我司作为平台发售的相关投资产品,以其全部资产做兑付托底保障。”一度无法打开的快鹿集团官网,也已经恢复,不过在关于快鹿的介绍中,已经删除掉此前的快鹿集团旗下板块及战略合作伙伴的相关内容。根据公告,金鹿财行、当天财富涉及的兑付金额分别为3亿元和15亿元。

尽管公告已经发出,但金鹿财行、当天财富的兑付危机能否就此结束还有待观察,而快鹿系的相关上市公司,上周股价已出现暴跌,十方控股(1831 HK)上周暴跌36.36%,大中华金融(0431 HK)跌去38.33%,而4月1日临时停牌的神开股份(002278 SZ)也下跌了8.49%。4月1日,十方控股发布公告,快鹿集团董事长施建祥因健康理由,辞去十方控股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职位。

对于目前快鹿集团的资金困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快鹿集团内部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3月份快鹿仅上海关停了数家子公司,并对薪水问题也在做节制。其所在的快鹿全资子公司,员工辞退了一半,一把手薪水停发。而处于兑付危机中的当天财富,其相关负责人也向时代周报记者承认,最近在裁撤多余的部门和门店。

对于快鹿集团裁员关店一事,时代周报记者试图联系快鹿集团董事、新闻发言人胡伟伟,但截至发稿时,其并未接电话,短信也未回复。

金鹿财行、当天财富陷兑付危机

《叶问3》电影上映至今已将近一个月,而随着《叶问3》电影假票房风波而引发的一系列事件,快鹿系相关金融产品的兑付问题最终爆发。3月31日,因资金断裂无资金可以偿付,导致多名投资者涌入金鹿财行上海总部。

一位金鹿财行销售人员3月31日在现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我自己也买了公司的产品,投了14万元而且买了3期,最早的是今天兑付,第二个是5月兑付,第三个是10月兑付。公司产品兑付从3月25日开始就已经出现兑付困难,到昨天晚上公司已经完全没钱了,现在这个问题这么大所以我自己也离职了。”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5月,上海金鹿财行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在快鹿集团的官网中,此前显示为“战略合作伙伴”。而快鹿投资一直试图撇清与金鹿财行的关系,强调仅仅是战略合作关系。不过,从公开信息来看,金鹿财行最早的发起方是“上海金融文化联合会股份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股东正好是快鹿投资和中海投金控。

据了解,在2015年金鹿财行累计完成家庭财富资产配置159亿元,较2014年同比增长544.3%,共为28540位客户提供综合理财服务,客户收益全年累计2.86亿元,到期兑付率100%,客户当月到期率约为75.2%。截至目前,金鹿财行线下理财门店范围已经拓展至30个城市,累计开设了35家理财门店。

在快鹿集团打造《叶问3》的背后,该集团通过旗下电影发行公司、担保公司、通道公司(资产管理公司)以及十多家P2P平台(其中许多都是快鹿集团的关联公司)开展了眼花缭乱的融资游戏。而针对金鹿财行的质疑也早已有之。

在兑付问题发生后,3月31日晚金鹿财行在其官网发布公告中表示,对于此突发性事件,我司已与快鹿集团进行紧急沟通,目前了解到,资金缺口在3亿元左右。对此,金鹿财行目前将暂停兑付,并在一周内向所有在账客户出具兑付情况说明函。其中,我们将向可能发生延迟兑付客户,提供明确的兑付计划。

同为快鹿集团的“战略伙伴”当天财富也难逃兑付危机。据了解,当天财富为《叶问3》的一个产品“永春盈泰”融资规模2个亿。4月1日,当天财富官网发布公告承认部分投资产品出现兑付困难。表示部分投资类产品自3月26日起发生延期兑付和挤兑情况。

该公告中提到快鹿要对其进行兜底的说法,并公布了截至4月30日到期兑付产品的总额约为15亿元左右,最后同样也有快鹿集团的公章。对于已经到期延迟兑付的客户,将会与快鹿集团占款企业联系,一周内以点对点的方式分别联系投资者,确认每位投资者的兑付日期和金额。

上述金鹿财行销售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提到,“除了金鹿财行没有钱兑付,当天财富的兑付也存在一定问题,目前当天财富的兑付方式可能会是T+3的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在施建祥的互联网+金融+电影的模式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的金鹿财行与当天财富是重要的融资平台;众所周知,金鹿财行、当天财富与快鹿集团的关系“暧昧”,有消息称快鹿集团同金鹿财行、当天财富属母子公司的关系,但三家公司一直以来对外宣称是“战略合作关系”。

此前,在快鹿集团的官网上,金鹿财行、当天财富均出现在“战略合作关系”一栏,同列的还有仲鹿信行、当天金融、易联天下、基冉资产,而快鹿集团旗下板块则包括东虹桥小贷、东虹桥担保、东融影业在线、新盛典当、火柴快鹿基金。不过,3月31日快鹿集团官网无法打开,而4月2日恢复后的官网,已经删除了旗下板块及战略合作伙伴的相关内容。

快鹿系失意资本市场

在施建祥的互联网+金融+电影的模式中,电影票房资产证券化做大上市公司市值才是最终目的,不过这个如意算盘已经落空,兑付问题爆发使得快鹿系相关上市公司股价均出现暴跌。

3月31日,十方控股最多暴跌近19%,神开股份下跌3%,大中华金融盘中最多暴跌26%,明华科技也重挫13.7%。其中施建祥为十方控股第一大股东、快鹿集团为神开股份的第一大股东。而大中华金融正与当天财富做资产收购,外界传言当天财富会借壳大中华金融上市。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12月22日,施建祥认购十方控股1.6亿股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认购价格为每股0.8港元,虽然随着《叶问3》上映上市股价有所攀升,但截至今年4月1日十方控股股价跌至0.84港元每股;另外十方控股公告称,自2016年4月1日下午7点28分起,施建祥因健康理由关系,已经辞任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等职务。

早在2015年9月,快鹿集团全资子公司上海业祥投资通过深交所二级市场买入神开股份股票已达 5%,买入均价10.516元每股。同时,神开股份自然人股东顾正、李芳英等7人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将流通股2937.7047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072%),以13.5元/股的价格转让给业祥投资。快鹿集团通过上海业祥投资持股神开股份,前后共持股超18%,为第一大股东。目前神开股份已经停牌,停牌前收于13.25元每股。

相比目前股价,神开股份已经几乎跌破当初快鹿的收购价格,而十方控股也只有0.04港元的溢利空间,而未来股价是否继续下行也备受关注。值得注意的是,将票房收益资产证券化装入上市公司做大市值,是快鹿集团的最初计划,十方控股与神开股份便是票房证券化的直接受益者。

2016年2月24日,神开股份公告称,出资4900万元认购上海规高投资,设立《叶问3》票房收益权投资基金,基金管理人为中海投金控。根据清算方案,保底年化收益为8%,若票房实现20亿元,年化收益率将达18%。几乎同时在2016年2月23日,十方控股公布斥资1.1亿元向合禾影视收购《叶问3》内地票房净收入的55%。

然而,《叶问3》上映后,大量票房注水的质疑不绝于耳。3月29日晚间,神开股份公告称,董事会经研究决定同意解除《上海规高投资管理有限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伙协议》,并与基金管理人中海投金控互相免责。神开股份再发布公告撇清,在此前公告解除《叶问3》票房收益权投资相关协议的基础上,公司退伙无需向合伙企业支付任何费用。

知情人士透露,神开股份的解除协议其实与那些投资者挤兑情形是一样的,拿回本金,当然这笔4900万元的款子提前退还也令快鹿资金更紧张。

市场聚焦过度融资

公开资料显示,快鹿集团所跨行业包括高端制造、国际贸易、互联网金融、影视投资,以上海、北京为核心发展区。快鹿投资目前拥有众多子公司,包括上海快鹿电线电缆有限公司、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大银幕(上海)电影投资有限公司等。

快鹿集团曾对外宣称,2015年8月末,快鹿投资总资产81.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合计22.7亿元,2015年1-8月营业总收入510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7154万元。而2014年,其总资产、净资产、营收、净利润数据对应为38亿元、2.95亿元、102亿元和7941万元。

事实上,票房造假对于快鹿《叶问3》而言并非最大的问题,关键点是市场上对于其过度融资的关注。上市公司神开股份、十方控股分别出资4900万元、1.1亿元认购《叶问3》的票房收益权,而金鹿财行、当天财富所推出的产品也均达到2亿元的规模,另外还有京东金融、苏宁金融等平台上的融资,当中苏宁金融获得4400万元。

截至目前,《叶问3》票房为8.01亿元,快鹿最高目标是30亿元。据相关人士透露,总票房中能有35%的净利润。

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快鹿员工也提到,票房造假真的是小事情,电影市场上很常见,但是快鹿作为新入行,被对手打压,负面新闻不断。他还表示,“《叶问3》发行权是2亿元跟黄百鸣买的,在中国发行成本大概在1.6亿元,其他花费就不清楚了,不过《叶问3》上映以来受到的争议太大,也影响了票房收入,现在才8亿元,施建祥亏了蛮多钱”。

对快鹿集团的走向,该员工仍充满憧憬,“其实金鹿财行3亿元的缺口对于快鹿而言并不大,施建祥已经在外面借到钱了,融资拆借;公司承诺这些停薪的员工工资会补发,说实话那些被裁员的员工,过了半年可能还得要再招聘回来”。

相关文章
天恒泰财富兑付危机

天恒泰投资管理公司作为一家专业从事投资管理的企业,秉承“专业至诚,普惠民生”的经营理念,以“为客户创造更高价值”为核心目标,创新发展,业已形成以北京为企业总部、京津沪等全国一二线城…[阅读]

新华信托兑付危机

在一财富公司的推荐下,投资300万元买一信托公司的理财产品,但产品到期却迟迟无法兑付本金,而是一延再延,至于延期原因,包括财富公司和信托公司,都无法给出确切答复。 最近,就有长春市民遇…[阅读]

信托兑付危机事件

光大证券又一信托产品出现兑付违约,这已是本年度第15个宣布无法按合同支付本息的信托产品。2015年信托业进入多事之秋,”刚性兑付“是否会在近期终结? 光大信托连续三支产品违约本金8折兑付 …[阅读]

泛亚兑付危机最新报道

一场因稀有金属价格暴跌引发的兑付危机,让两大交易所之间展开了口水战,其背后到底是“恶意做空”还是“庞氏骗局”,无人能说清。400亿元资金规模的背后是22万客户的利益,够国内几十年之用的…[阅读]

泛亚兑付危机 化解

近日,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以下简称泛亚所)陷入兑付危机,引起舆论高度关注。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7月14日下午直至15日凌晨,泛亚所内约30位投资者与云南省金融办…[阅读]

《财商财富兑付危机》一文由长大导航助学网免费提供,来源于网络。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原文链接:http://www.chddh.com/news/34565.html

长大导航(www.chddh.com)旗下长大导航助学网|陕ICP备11001928号 站长邮箱:admin#chddh.com|

《财商财富兑付危机》|友情链接:长大导航 应用 电脑 文字 作文 范文 演讲稿 网页游戏 游戏 手机 news 合同 学生 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