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得体会 > 由困惑看发展:图书馆学理论研究基础点分析_闵铄雅

由困惑看发展:图书馆学理论研究基础点分析_闵铄雅

[摘要]

图书馆学五定律

由图书馆学研究对象问题的争鸣与困惑现状出发,探讨了图书馆学的本土化和原则性,并强调要加强图书馆的本土化与原创性建设。

[关键词]

图书馆学

自我观 本土化

原创性

1、前言

世纪之交,我国图书馆学的发展既面临机遇,也遭遇挑战。回顾我国图书馆学走过的百年征程,既有辉煌,也有低迷。尤其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图书馆学的研究高潮,有多方面的建树。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一次高潮过后到现今为止,我国图书馆学却一直处于低迷,徘徊时期。反思我们的图书馆学,也许视角各有不同,但最终解决问题都会落脚于这样两个问题:症结究竟何在?如何有效解决问题?

笔者认为,我国图书馆学之所以陷入持续的低迷状态,症结就在于我国图书馆学陷入了自我发展的困惑中。试想,作为一门学科,当它无法或久久不能确立研究对象问题时,它如何立稳于自己的生存,谋求自己的良性发展之路呢?由此看来,图书馆学研究对象的确立对整个图书馆学的存在与发展是至关重要的。但问题是图书馆学在自己的研究对象方面模糊不清,就必然导致图书馆学一系列困惑的产生。如何消除图书馆学的困惑,如何摆脱图书馆学的发展困境,就成了摆在当前图书馆学理论界乃至关系到图书馆学学科建设发展的一个急迫的问题。这就是对我们图书馆学困惑问题的有效解决,即如何从根本上确立图书馆学的研究对象并保持其持续而稳定的发展。寻找图书馆学的研究对象,从图书馆学理论研究的基础点进行分析,也许会使我们有不同以往的感觉。该如何反思这一问题,我们该拥有怎样的认识,笔者从以下问题展开具体分析。

2、图书馆学研究对象问题的困惑

2、1图书馆学的研究对象问题的重要性

任何一门学科都有其独特的研究对象,研究对象是其立身之本,也是其发展之源。研究对象是从研究的客体中经过概括、抽象而得出的关于该客体的本质、规律性的认识。“一个学科的研究对象,是该学科所研究的最基本、最原始的事物。也就是恩格斯所说的“最低级、最简单的形式”。如同动物学是研究动物,银行学是研究银行,图书馆学也有自己的研究对象,但图书馆学究竟是研究什么的?关于这个问题,争鸣已久,观点颇多,下面笔者将要论及。

一门学科的研究对象是决定该学科的研究内容、体系结构、学科性质和相关学科等的首要问题,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问题,图书馆学研究对象也是如此,它直接关系到图书馆学的确立、生存与发展。

2、2关于图书馆学研究对象的争鸣

1807年,德国著名图书馆学家施菜庭格首次提出“图书馆学”一词。他认为“图书馆学是符合图书馆目的整理方面所必要的一切命题的总和,图书馆学的研究对象是图书馆整理”,1820年,德国图书馆学家艾伯特提出“技术说”,认为“图书馆学应研究图书馆工作中的实际技术,图书馆学是图书馆员执行图书馆工作任务时所需要的一切知识和技术的总合”。英国的帕尼兹和爱德华兹是“图书馆管理学说”的代表人物。进入二十世纪以后,关于图书馆学的研究对象,是整体的抽象性的认识和本质的规律的认识,如阮冈纳赞的“图书馆是一个生长着的有机体”、巴特勒的“图书馆社会论”、谢拉的“交流说”、兰开斯特的“新技术说”以及切尼克的“资源说”等。

自1949年建国,50余年来,我国图书馆学者关于图书馆学研究对象的探讨从未停止过,共产生了约五、六十种研究对象的观点,按马恒通教授的总结,可分为“非本质说”和“近似本质说”。“非本质说”主要代表性观点是刘国钧的“要素说”、北大、武大、文化学院图书馆学系的“规律说”、薛新力和于鸣镝的“关系说”、张欣毅、刘迅的“层次说”、郭星寿和那春光的“关系说”、沈继武的“活动说”、周文骏的“图书馆事业说”等;以刘国钧的“要素说”为例,认为“图书馆事业有五项组成要素:(1)图书;(2)读者;(3)领导和干部;(4)建筑与设备;(5)工作方法。图书馆学所研究的对象就是图书馆事业的各个组成要素”。“近似本质说”主要代表性观点是黄宗忠的“矛盾说”、彭修义的“知识说”,周文骏的“文献交流说”,宓浩的“知识交流说、倪波、荀昌荣的“文献信息交流通说”、郑金山的“符号信息说”、丁园顺的“公共信息流通说”、梁灿兴的“知识可获得性说”、叶鹰的“信息时空说”、徐引篪和霍国庆的“资源说”。以“知识可获得性说”和“资源说”为例,前者认为“文献群中知识单元的可获得性是图书馆的研究对象”,后者认为“图书馆学的研究对象是动态的信息资源体系,即信息资源体系及其过程是图书馆学的研究对象”

2、3对图书馆学研究对象问题的非议

对图书馆学自我观的非议,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认为图书馆学的研究对象争鸣太多,至今仍无统一认识,让人不能理解。“关于图书馆学的研究对象,从1807年施莱庭格提出‘图书馆学’这一名称至今,近20年来一直是长盛不衰的话题。这种讨论当然是有益的,但一门学科对其研究对象的讨论竟如此之久,而且仍未见有哪一种主张得到共识,原因何在?二是认为以图书馆命名学科是不科学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图书馆学’一词的创造实属悲剧,因为一门学科只能以其研究的内容命名而鲜有以机构命名的,譬如有法学而没有法院学,有烹调学而没有饭店学,有美学而没有美人学等等。以机构命名的模糊性,导致了关于图书馆学研究对象长期不休的争论,“用机构--‘图书馆’作学科名称就属不妥”。

“以‘图书馆’命名学科将意味着这一学科早晚会消融到其它学科中去”。三是认为图书馆学不是常规科学,而是前科学。“目前图书馆学没有统一理论规范,而是呈现出众说纷纭、见仁见智、多学派多学说并存的多元化理论格局。没有规范,当然就不是常规科学,不是成熟的科学,而是前科学。

也就是说,目前图书馆学仍处于前科学阶段”。“图书馆学目前仍处于前科学状态,许多著名专家和学者对此看法以达成共识”

总之,笔者认为,争鸣也好,非议也好,造成了两个相联系的事实,一是因争鸣图书馆学研究对象观点多元,但真知并未水落石出;二是因非议图书馆学研究对象使图书馆学模糊了内涵与形象,这两个相联系的事实的存在,导致人们对图书馆学信心的动摇,使图书馆学迷失了方向,因而迷失了自我观。

3、图书馆学理论创建的基础点:本土化与原创性

3、1关于图书馆学的本土化理论

众所周知,我国由于受封建制度的封闭性影响,图书馆事业的发展一直比较缓慢,图书馆学的发展也一直处于徘徊不前的局面。我国古代图书馆学主要是经验科学性质。受西方图书馆学的影响,我国近代图书馆学在不断接受并改造西方图书馆学思想观念中诞生了。在近百年的发展历史中,掀起了三次学术理论高潮,即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高潮;五、六十年代高潮及七、八十年代高潮。尤其是七、八十年代的图书馆学研究高潮,热情最高,成果最多,影响也最深远。

但七、八十年代高潮过后,图书馆学却陷入了持续的低迷、徘徊时期,萎靡不振,学界冷清。究其内在的深刻原因,笔者认为外来观点与中国结合,虽极尽一时之繁华,但难以产生深入而持久的生命力。缺乏本土化的力量,就难以使这些华丽理论在我国本土上发芽生根乃至茁壮成长,也难以被大多数人认同。如前面提到的谢拉的“交流说”、再如倍受推崇的美国人切尼克的“资源说”。‘本土化’是图书馆学研究对象理论的一个基本要求。

那么,我们对“本土化”又是如何理解呢?所谓“本土化”就是在进行图书馆学理论研究的过程中,充分考虑本区域的传统文化、现实的社会形态与文化建设对图书馆和图书馆学发展的影响,正确反映本区域图书馆实践的特点和规律。具体到我国来说,本土化就是要根据中国的社会政治经济、科教文化背景和图书馆工作的实际,实事求是地运用图书馆学基础理论并建立起有本国特色的图书馆学应用理论,突出民族性,地域性、时代性和继承性。如世界级图书馆学家阮冈纳赞的图书馆学研究,由于受本地区文化背景和民族感情的影响,他的理论不可避免地带有一些印度文化的神秘色彩,他本人被当作20世纪印度图书馆的代名词。然而,正是他的这种来源于本土的民族特色,使阮冈纳赞的图书馆学理论更富有魅力,其《图书馆学五定律》和《冒号分类法》等著作的影响力经久不衰,成为世界图书馆学发展史上的丰碑。

吴尉慈教授在1998年撰文指出,:“在借鉴和吸收西方图书馆学理论、方法和研究成果的过程中,我们必须立足于中国本土化社会的实际,最终的目的是建立一个自立于民族之林的中国学派,为中国人在国际学术界争得理应属于我们的一席之地。如果忽视了这个根本目标,只是盲目地追随西方的学术传统和规范,我们在图书馆学研究上就无法实现真正的创新和突破。”的确,由于政治制度、文化背景、文化传统、民众价值取向的不同,图书馆实践活动在各个国家也是不同的,图书馆学理论研究也各具特点。但不管怎么说,外来先进理论与本国实践的结合,并能成功指导本国实践,本土化这个基本要求是不可少的。当然,我们也不否认外来先进的理论的超越地域性、超前性,这是理论的自主性所具有的属性,本土化过程需要更长的时间。

3、2关于原创性的理论

对“原创性”的理解,笔者认为一是始发状态,二是创造内涵,即发源于此,又有深刻的内容。原创性作为一种理论研究的又一重要原则,是图书馆学研究对象的价值追求。

前面已说过,我国近、现代图书馆学理论的建立深受西方图书馆学的影响,特别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图书馆学研究对象理论的研究,仍受西方土、图书馆学理论的影响,思维方式和话语方式也多为相同。用王子舟先生一段形象的话来说,就是“我们所使用的元理论、元概念、元方法等多为舶来品,研究动作处于除法模式之中,即被除数是舶来的某一理论,除数是中国的经验事例,两者相除所得的‘商’则属此除法的理论研究成果。”在这种状态下,我们的理论研究就难以有原创性。

在我国图书馆学研究对象领域,凡是历史上比较有影响的学说、观点,也多在原创性方面有所建树。例如杜定友、刘国钧等人的“要素说”、黄宗忠的“矛盾说”、梁灿兴的“可获得性说”等。当然,对其他有代表性的研究对象说,要么具备始发状态而缺乏深刻内涵,如“规律说”、“关系说”、“层次说”、“系统说”、“活动说”、“图书馆说;要么不具备始发状态又对其内涵缺乏进一步阐发,使其具有专指性,如“知识说”、“符号信息说”、“公共信息流通说”、“信息时空说”等。

当前,我国图书馆学的困境,与我们遗失原创精神有关。回顾近百年的我国图书馆学研究历史,以研究对象为核心的图书馆学很难谈到有什么属于我们自己的建树,特别是原创思想的建树。我国古代近二千年的封建专制思想,严重束缚了国人的思想启蒙,其经验科学性质的图书馆学难以有图书馆学个性思想的产生。到了近代,由于欧美图书馆学思想的传播,才催生了我国近代图书馆学。从一开始,我们就在很大的程度上借助外力发展了自己,这就从根本上注定了我国图书馆学先天营养不良导致的对外依赖性。长时间以来,我们的眼睛一直盯着别人,围绕别人转,解释外人思想,注释他人著作,运用他人思想,引用他人语言,渲译他人观点,刚刚脱出一种框框,又被套进另种一模式,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丢掉了自己,失去了自我的存在,图书馆学理论研究就因而丧失了顽强的生命力。

王子舟先生指出:“先锋意识”对图书馆学研究起着拉动作用,但它缺乏原创性精神,致使图书馆学长期营养不良。今后图书馆学研究将会向原创层面沉浮,增加学术的原创知识含量。”笔者认为,在今后的图书馆学对象研究领域,原创精神应成为一种主动的价值追求、,既要克服人云亦云,又要潜心深入研究,达到个性化的研究水准。

[参考文献]

1、茅振芳

图书馆学研究对象新探 中国图书馆学报

1996(6):20-24

2、黄宗忠

图书馆学导论 武汉大学出版社

1988、104,23,18

3、北京大学图书馆学情报学系

武汉大学图书馆情报学院 图书馆学基础 北京:商务印书店

1991、2

4、马恒通

新中国图书馆学研究对象争鸣50年 图书馆

2000(1):18-19

5、刘国钧

什么是图书馆学 中国科学院图书馆通讯

1957(1):1-5

6、马恒通

新中国图书馆学研究对象争鸣50年 图书馆

200(1):18-19

7、梁灿兴

图书馆学的核心问题和研究对象新见 图书馆

1998(5):10-11

8、10、11、

霍国庆图书馆研究对象的认识过程兼论资源说 中国图书馆学报

1998(3):3-13

9、徐健

论图书馆学名称对象发展的限制 图书情报工作

1998(10):53-54

12、马恒通

图书馆学哲学论纲 大学图书馆学报1998(4):23-27

13、14、马恒通

论图书馆学理论的规范化建设 图书馆工作与研究

2000(11):14-16

15、吴慰慈

图书馆学学科建设要求本土化

图书情报工作 1998(1):1

16、17、王子舟

我国图书馆学研究的走向 图书情报知识

2000(1):2-7

上一篇:常用技术分析工具_赵宇晨  下一篇:没有了
《由困惑看发展:图书馆学理论研究基础点分析_闵铄雅》一文由长大导航助学网免费提供,来源于网络。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原文链接:http://www.chddh.com/xindetihui/20180712/2265026.html 更新时间:2018-07-12 13:18
最新文章
长大导航(www.chddh.com)旗下长大导航助学网|陕ICP备11001928号 站长邮箱:admin#chddh.com|
《由困惑看发展:图书馆学理论研究基础点分析_闵铄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