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得体会 > 佛说无量寿经讲记(十六)_田玲玲

佛说无量寿经讲记(十六)_田玲玲

本地下载:文本 音频

十住毗婆沙论

(下载方法:点击右键选“目标另存为”)

百度网盘:文本 音频

第十、不起贪计身见愿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若起想念贪计身者,不取正觉。

唐译的经文是:“若我成佛,国中有情起于少分我我所想者,不取菩提。”两种译文对照起来,就知道“贪计身见”就是指我见。

这是法藏菩萨发愿加被净土天人的心,使他们不起任何我和我所的想法。法藏菩萨说:如果我成佛,我要让我国土中的人天不起一刹那我和我所的念头。如果做不到,我就不成佛。

我们要体会佛的悲愿。佛的悲心是要让一切众生一往生他的国土就保证超出轮回,没有一个例外,而且是顿时超出生死,不是还要经过一段时间。现在,怎么来做到一往生就没有轮回呢?这就要看到,轮回的根源是身见(也叫我见、萨迦耶见)。一旦有了我和我所的想法,以这个起因,就会发展出无量无数的惑、业、苦(惑是指烦恼)。

缘起的法则是决定的,因缘聚合了就一定生果,因缘还没聚合就生不了果。哪怕因再小,也像种子那样,经过水、土等的滋润,就会长出果来。所以,弥陀愿海要保证每个往生者都顿超生死,那一定要做到一往生就不起任何我和我所的念头。

这里,要对轮回的机制做深入的观察。以前我常讲绳蛇的比喻。这个比喻显示了最初从什么因开始,而辗转地发生惑、业、苦。在最初的因上能见到真相,就叫认识集谛。这以后就会认识通常的途径是怎么来止息轮回;特别的途径借助弥陀本愿的力量,又怎么达到了横超生死。会在理上完全清楚。

“绳蛇喻”是这样讲的:好比天快黑还没全黑的时候,眼前盘着一条花绳,眼睛不好的人由于错乱因缘聚合,一下子生起“那里有蛇”的心,然后他所有的心态、行为都一直是缘着蛇的执著起的。一下子他的心就失去了平静,他心里始终是“那是一条蛇,是一条花蛇!那么大,恐怕会咬死我,好吓人!”这个时候,他的心动荡不安、恐惧,心里也非常紧张,马上身心就失去了平衡。心跳很快、血压升高,整个身体的皮肤、肌肉、血液、器官等都发生很大变化。

由于心态急剧地波动,就引起他做行为了。行为就是缘着“那儿有蛇,那条蛇是怎么样的,蛇会咬死我”,要么他就赶紧拿出匕首,要去杀蛇,要么他想赶紧跑掉,不要被蛇咬住。

刚才讲的惑、业、苦都是从一个认为“有蛇”的想法出来的。心里恐惧,失去了寂静,这是比喻“烦恼”;然后做出各种身口意的作为,这是比喻发起了行动或“业”。比如口里尖叫,心里不断地起各种念头,手在拿刀或者在跑。这些行动都是源于起了有蛇的想法,就驱使着心产生各种冲动、波动,之后表现出身口意的行动。这一切从心念到行为到后果,都是缘着一个妄执——把绳子看成了蛇。

自从这个迷惑产生后,心就以蛇执而起种种行动。反过来,用手电看到只是绳子没有蛇,就会放下这是蛇的想法,而刚才这一切妄动就全部会停止。同样,现见了只是蕴没有我,以执著我而起的一切妄念、冲动就都会停止,也就解脱了

众生的情况就是这样子。本来只有因缘所生的五蕴身心的现相,但是没看清这个真相,误认当下身心的现相是我,不知道这只是林林总总、生生灭灭的幻相,而错认成常住、独一的“我”。既然执著这是“我”,心念和行为就时时执著“我”而运转。

现在一定要知道,认为这个蕴上有一个我,就像认为绳子所在的地方真的有一条蛇,也就是对这个蕴的假相没看清,就在显现蕴的当处,错认成有个实体的我,然后一切的烦恼和有漏业就是从这里发生的。

比如某个凡夫一向认为这个五蕴就是我,她叫“王小燕”。之后种种的想法、执著、行动都是围绕这个“我”或者“王小燕”而发起的。

因为她一直认为这是“我”,然后她怎么精心打扮,就认为这个“我”变得好看了。因此,别人一说:“王小燕你很漂亮!”她马上显得非常兴奋,仿佛真的这一个“我”非常地漂亮。这样她就很执著自己的形象,会一直沉迷在贪恋自我中。

又有一种情况,别人讲:“王小燕是很坏的人,王小燕做了什么坏事。”她一听,认为真正是“我”受到污辱了,马上就起反应。觉得这是真正污辱了“我”,“我王小燕”失去了尊严,我一定要打官司,赢回我的声誉。

然后这个“王小燕”天天就认为这个蕴是“我”,不是别的是“我”,其他都不是“我”。就是对色受想行识这些身心的相,她没有看清,认为这就是“我”,唯一这是我,其他不是我,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最重要的东西。既然认为“我”是第一重要,就任何时候都是“我”字当头,要为我恢复尊严,要为我赢得荣誉,要装饰我,要呵护我,要尊重我,要实现自我的价值……总之所有一切都是围绕这个“我”在做。

这样,时刻要维护、供养“王小燕”,要尊重、恭敬“王小燕”,反正这世间所有的好坏、善恶、利害、美丑等的戏论,都会结合在“王小燕”身上,然后心就缘在这上面起执著。意思是说,根本的因素就是认为有个实体的“我”,然后种种的差别法都套在“我”这个总体上而出现各种戏论(比如“我美”、“我丑”、“我优秀”、“我差劲”、“我聪明”、“我愚蠢”、“我时尚”、“我土”、“我尊贵”、“我卑微”等等,这就是一个根本戏论套上种种差别,就成了无数个差别戏论,成了这个虚妄分别心天天舔食不已的烂骨头),就是缘着这些戏论而起种种执著,这就有各种的烦恼相出现了,有各种的迷乱行动发生了。如果能见到根本就没有“我”,那么这执著“我”而发起的一切妄动就会全部停止掉。

从根本上是由于执著有一个“我”,才会围绕着这个“我”动各种各样的心思。比如她今天要出场了,会很用心地装饰自己,她会想这个“我”现在要装饰成什么形象?这就有很多想法,她会从中挑选“我”是什么风格,“我”的发型衣服要怎么做、怎么搭配,我走路的姿势、我的语言、表情怎么做,一整套都是围绕“我”而做。

对外界的种种评价,她都特别在意。别人谈论的时候,说王小燕好、不好、中等,她是我们的人或者是我们的对手等,她会非常敏感。会对周遭的信息马上做出辨别和反应。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反应,是哭、是笑,是羡慕、是吃醋,是关心、是冷漠,是一般的高兴、是特别的高兴,是一点点不高兴、是满脸的不高兴,全是一个“如来藏”配着“我见”的迷惑因缘,对于四方、八方的情况,做出各种反应。这样就会发现凡夫行为的公式,就是以我执而起惑而造业,而且这个起惑、造业,是按各种的境界因缘而发起相应的妄动反应,这就是一条贯穿了一切轮回行为的定律。

其实都是妄动,但她的心因为执著我而迷惑,迷惑中的她总是在辨别:“那个人在说我好,是自己人、是朋友”,然后马上就表现出很欢喜、很愿意拉拢,心态和行为马上就做出来了。因为她对“我”好嘛!所以就是自己人,这就是执为自方。那么做出的行为就是:“由于你是支持我的、尊重我的、喜欢我的,所以我就给你回报笑容,我就愿意帮你”,那么这一切的行动就是以“我”为根本而出发。

另外,看到那些所谓的敌人,也是计较:“她在说我的坏话,她在跟我竞争,想踩掉我”,那当然马上就做出反应!说那是敌方,因为她不维护我王小燕,她想抢我的名誉、夺我的地位,想比我高一级。这样,就觉得这个“我”是真的受到压迫,受到了污辱、践踏。她马上的反应:“那是我的对手,我一定要把她打倒。”如果我占优势,一定要给她颜色,把她打翻;如果我跟她势均力敌,我就跟她拼到底;如果我不如她,也起码不给她好看。那马上心里就做出这种表情来了,马上就有维护自我的一个反应。

从这些你就体会得到,众生的烦恼和做出行动,完全是缘于“我”而来。把这个法则,推到一切时处,各种各样为了我而展开的一切行动、营造、设计。就跟现代人说的,我要做出一个自己来。所谓的设计自我、实现自我、表现自我,在各个领域里,在各种事件中,在种种关系到我的场合里,都会产生各式各样的反应。就是颠倒的缘起上的法则或定律,无量的凡夫都被系缚在这里而无法超越,是这个心上流转的机制破除不了,而导致无量劫轮回的命运。

有了我执,就必定会产生贪、嗔、痴、慢等各式各样的烦恼。也就会以种种的烦恼,驱使着心发起各种各样的有漏善业、恶业和不动业的行为,这就是普遍地覆盖到有漏世间一切时处的轮回机制。整个因果的原理就是以我执起惑造业、感果这一句话,这就是轮回现象的总的公式。如果能展开来透视到它的一切点上,就可以完全决定。

所有凡夫的世间,就是以这样的法则在不断运行着。从微小的一个波动,起了一念贪心、嗔心等,由于同类的心念在不断地串习加强,就致使在果上变现出明显的大苦。这都是按同一种缘起的法则在运转,只不过随着所缘境、非理作意、持续程度等各方面的因素,在量上加减乘除,就能表示出一个人的烦恼面向、造业的程度,也就决定了感果的程度。而惑、业、苦的运行机制是“一以贯之”的。

完全是一样的法则。这就看出,世间法非常荒唐。所有的人类,其实都是为着一个错认的“我”,而在无量劫里无法停止地起心动念、不断地发生虚妄的行动。

微观上是这么看到了,宏观上确实也就是在这个极其广大的三界当中,像轮子一样不停地旋转、运转。就像一个迷醉颠倒的人,心识在念念不断地错乱冲动,导致果上显现长劫生死无法中断的轮回。

通过刚才这样解释,大家应该明白了,轮回的根源就是把这个五蕴的现象看成是“我”。但实际上,这上面是没有我的,就像绳子上没有蛇。那么,一切的烦恼障——由于执著我而起的各式各样的念头、行为,都是为着这个中心的“我”而来。

这个我见在没有破掉的时候,任何人都得不到解脱。而且这个如来藏随缘起作用的时候,确实是丝毫不会错。如果它落在错乱的缘起的圈套里,是一直以我执为出发点,那就是根据各方面的情况、因缘,而一一对应地发生内心的虚妄行动。所以,如果你真正了解了缘起的法则,会很快明白这上面一条一条、一个方面一个方面都丝毫不紊乱。

每一个人都是如此,无量劫里无数的众生种类没有一个例外,都握在轮回缘起法则的掌心里面。比如有我执的人,只要随便说两句,把他抬得高一些,马上慢心就生起。这是为什么呢?因为首先认为真的有个“我”,之后由种种因缘的假相,就封这个“我”为第一、为高贵、为优秀,无论是容貌、性格、财富、权力、能力、知识程度、家庭幸福程度等等,这里面有无数的封号。随便在里面挑一个,比如说容貌,把她排到美人的层次,那就不得了啦!马上她就缘着这个“自我”是非常地美丽,就时时都想“孔雀开屏”,想让所有的人欣赏她这个“美丽的我”。那简直要陶醉得飘飘欲仙了!

所以这个如来藏是很妙的,就按这样一种因缘,马上就变出一个慢烦恼,而且这个慢烦恼是缘着容貌来的,不是缘其他来的,那当然就特别喜欢表现“我”的容貌,特别喜欢化妆,愿意在人群里亮相。尤其是喜欢别人关注的眼光。如果有人赞美两句,就会美滋滋地自我陶醉。而自我陶醉的时候,表情、状态也是表现得非常高,不会表现低的。就是这样,缘起就是这样精确。

如果说她外语讲得特别好,她就缘着这个“我”是精通外语,你看“我”外语说得多溜,好像比美国人说得还好。这样的话,她的心就快得不得了,马上就把这个“外语好”的光荣称号往“自我”身上贴。这样一个“我”,就成了一个特别会说外语的“我”,那就好高兴、好自豪。每当有机会说外语的时候,会表现得非常激动,你看她的脸色、劲头都不一样。其实是烦恼,但人都没有自知之明。这样把外语好结合在这个“我”上,就是让“我”光彩,那一上台就有好大的表现欲,好有激情,一说得很好,马上就有一种自豪感。如果别人超过了她,那马上就不行。

嗔恚,就是说有谁敢跟我对抗、她竟然违反我的意志,那心里就不高兴、就愤怒、就咆哮,然后表现出的相马上就给你一个嗔恚看看。凡是破坏“我”的人,给他的就是嗔恚、愤怒,而绝不可能露出一个笑嘻嘻的相,这就是“自我”的行为逻辑。

要从这里得到一个认识:就是在根本上执著有我,由此五花八门、各式各样的烦恼,那是毫无紊乱地随着当时的情况而做出反应。比如这个如来藏喝醉了酒,他在无明当中,有一套错乱的反应程序,这里面有一条一条的规则,都是错误的指令,也就是合我的意,你就爱著它;不合我的意,心就排斥它;我很高,心就抬起来;我低了,心就低下去;谁要和我比,心就拼搏。像这一系列都不会程序乱窜而紊乱(不会合我的意,反而嗔恚。不合我的意,反而高兴。除非是精神错乱,颠倒地执取信息。或者是修道的人,超越了迷乱妄动)。

想一想,当一种因缘和合的时候,一个刹那不可能出现两种心态的。那么会不会出错呢?不会错的。既然心里是这样颠倒地妄动,心已经糊涂了,它硬是执著真的有个“我”,那么一切行为就都是神经兮兮地、不断地为维护“我”而提防、而敏感,而不断反应。真的是很精确的,也很可笑。个个都精神有问题!

所以凡夫内在像贼子一样的心,要看穿它的伎俩,要知道它的反应方式,其实它就是一个腹敌,占据了你内心的空间,是它在指挥着你的行动。看似无形,只是个无明,其实它钻到你心里,乃至没有消除,就一直在内心的指挥中心里掌控一切,是它在发出种种行动的指令,是它在针对不同的面向、不同的因缘情况,而让身、口、意做出各种反应。

你就看到了我们这个肉人已经被这个无明的鬼侵占了。这里面表现出的各式各样的心态行为,全部都是错乱,真的是一塌糊涂!所以就成了颠倒迷乱的生活,从始至终无一可取,无一是清净,无一是安乐。以这个原因,称它为“苦”,称它为“杂染”。

经过这样详细观察,会看透轮回的机制。你才恍然明白,原来根源就是经上讲的这一句——“想念贪计身者”。它就是集谛的根本。这个身当“我”来理解,古代有的翻译为身见,其实就是我见。

我们一般认为这个身心就是我,从此一切时都是以“我”为中心,而不是以其他为中心,其他的东西都被划定为我以外的东西,唯一这个是我。然后其他东西就跟这个有牵扯,这是我所有、非我所有、我所喜、我所恨,我如何如何,整天就是“我、我、我”。这个根源的执著不能破除,那就永远出不了轮回。

也因此阿弥陀佛关注的就是这一点。因为要把从地狱到天界之间的无数凡夫,都摄持到净土。如果止息不了我见,即使去了极乐世界,也照样搞轮回,照样天天做的就是贪嗔痴、杀盗淫等各式各样的事。用不了几天,就把净土搞得一塌糊涂。

这样的杂染法就是五浊的根子,这个浊染如果逐渐地增长、加强、蔓延,就会生出无数大大小小的纠纷、竞争和战争。只要把几个人放在一起,就有一大堆的事出来。人际关系的矛盾、冲突,意见、习气的不调和,拉帮结派,彼此对立,名誉、地位、权力的竞争,什么样的轮回事情都会逐渐出来。

每个人都执著有我,那么好了,到净土也免不了起种种的贪、嗔、痴、慢、嫉。大家跑到了净土,还是要比赛、要竞争,只不过换个场所而已,心里的我执、烦恼一点没消掉,那是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清泰国土的。照样是每个人执著“自我”,不断地生产烦恼、生产轮回。这样就又搞出了轮回的大苦海,个个都陷在里面爬不出来。

所以,阿弥陀佛当时发愿的时候抓住什么是断轮回的根本。这是极奇特的事,既要让众生带业往生,又要使他顿脱生死,那么它的根本点就是要使得一切凡夫往生者彻底不起我和我所的想法。只有彻底遮止了我见,刚才说到的所有的颠倒的心态、行为和果报就一次性全遮止了。

从这里就体现得很明显,什么叫他力法门,叫横超三界。这个原因就是,一往生之后,阿弥陀佛有无上的神力,能够使往生者不再起一刹那我和我所的心。这样就是解决了生死。

“竖超三界”的方式,必须得通过自身戒定慧的修行,确实能够把我和我所的念头彻底消掉,之后你就恢复清净了,自己的心思、言语、行为就不是搞轮回这一套事情了。如果你还沉浸在“自我”的感觉里,一直认为有个“我”,然后起心动念、行为都是维护这个我来的,那好了,一定整天都是搞轮回的事。那不必说一生三万六千天,连一天当中都不知道会集多少轮回的业。按这样的方式走下去,永远也解脱不了轮回。

只有见到了蕴上没有我,就像见到了绳子上没有蛇。这样是亲自见了确实上面没有我了,这才真正放心了!

一颗心彻底放下了,再也不起绳上有蛇的知见。俱生的执著是无始以来养成的惯性,但是因为智慧已经开了,已经见到了真谛,也就会逐渐平息下来。因为自己的心已经不支持颠倒的心了,它顶多闹几次,就会慢慢歇下来。就像一个小孩,你天天顺着他,他的习性越来越坚固,那就难以调伏。如果你不顺着他,不睬他,他哭两下没戏了,也就闹不下去。

同样,虽然心里还有烦恼,但如果不支持“有我”,它以惯性会反弹几次,但是不支持它,它就会歇下来。妄动的力量会消下来,会越来越小,之后就没有了。等到心里执著“我”的妄动完全止息了,就是俱生的烦恼止息掉了,这样人就恢复部分正常了。

也就是,过去那种缘着自我颠倒错乱、起惑造业的方式彻底断掉了,这样就恢复了不执著人我的正常的心,这样就叫“阿罗汉”

既然心里已经不起这些执著“我”的冲动,那么轮回的动力就逐渐消减下来,最后动力减为零时,再没有轮回的动力了,轮回的轮子怎么转得起来!所以,生死会彻底断掉。

现在我们没这个力量,就要往生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无上的神力注入到我们心里,会停止一切贪计“我”和“我所”的念头。这样你就看到,弥陀愿海的力量不可思议。这是无法想象的事,没办法思维到它,谈论到它,因为完全超出了常规。但这不可能是妄语,阿弥陀佛已经实现了本愿。但究竟是怎么回事,确实超出了常规,就是佛的力量加持在往生者的心上,从此再不会起任何我和我所的妄念。可见佛的加持是何种程度!

第十一、正定必至涅槃愿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住定聚,必至灭度者,不取正觉。

宋译的经文为:“我得菩提,成正觉已,十方世界所有众生令生我刹……远离分别,诸根寂静,悉皆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下面讲这一愿时,要把“远离分别,诸根寂静”这八个字的内涵补充进来。

前面我们看到以弥陀愿海的恩德,能让我们一生净土就不再起任何我和我所的念头,凭这一点就永远超出了轮回,再没有任何生死的事发生,因为已经停止了因。

紧接着的这一条大愿更加不可思议。如果我们真正信受了这一条愿,就知道往生决定成佛。因为弥陀愿海的力量能让众生一往生,心的品质就被转成决定聚,而且能够做到远离分别、诸根寂静,决定证到无上菩提。就是以弥陀本愿保证了两点:一、一往生就得到不退转;二、往生后,决定证得大涅槃。下面分别解释:

一、一往生就得到不退转

阿弥陀佛的悲心就是让众生一往生就得到不退转。也就是成就一个净土,里面周密地建立好一切措施,再把众生摄受进来。由于没有任何因缘导致退转,而且一切时处都念念增益菩提善根,所以是登上了不退转位,这不是只靠自己努力而登上的,而是被佛的力量摄持住心,安置到了不退转的地位。

所以得不退转有两种途径:一种是内在的修证已经到量,已经修到了内心坚固不退的品质,这样在任何环境里都不会退;另一种是依靠佛力强大的加持,靠净土强大的加持,一入到里面,就保证不会再退。

一般众生的性情是摇摆不定的,因为他的心还没有得稳固,所以在菩提路上一路颠簸,而且处在恶劣的环境里,确实是进少退多。得一点进步很难,退步却非常容易。毕竟,牵引人心堕落的因素太多了,凡夫俗子处在世间这么乱的环境里,自己没有力量把握,很快就会退步。像这样,心里并没有成就正定聚的功德。

“正定聚”有两种解释:一种说,决定会证悟,叫正定聚;决定暂时证悟不了,叫邪定聚;能不能证悟全看因缘,有因缘会证悟,没因缘就证悟不了,这叫不定聚。这就看到众生的心有三种状况,中间属于摇摆不定的情况,就看遇到什么缘。而前后两种都是决定的情况。一种是指善的势力已经强化到量之后,就不会再退步,而直接趣向证悟,这叫“正定聚”。相反,邪的势力已经强化到量,也是暂时没办法转变,决定堕在邪的方面去了,这叫“邪定聚”。

还有一种解释,就是:决定会轮回的情况叫邪定聚;轮不轮回要看因缘,是超升或沉沦还不决定,叫不定聚;决定不落轮回,一定会成佛,叫决定聚。

如果从阶位上判断,就是指处在信位的菩萨,就像空中的柳絮看风往哪边吹,是往上飘、往下落、或往左、往右,完全看风吹的方向,看风势如何。风往左吹,它就往左飘,风往右吹,它就往右飘,一点都不确定。

法藏菩萨当时观察到很多国土的众生都是这种状况,绝大多数凡夫都没有入正定聚,都处在摇摆不定、毫无保障的状况中,没有脱离险情。真要入了决定聚,得了不退转,那就放心了!从此就只进不退,一帆风顺地成佛。所以这个入正定聚是佛道上一个极重要的关口。过了这一关,前途就一片光明,未来会越来越好,越来越自在、安乐。但是在没过这个关口之前,情况很难预料。所以佛的悲心是发大愿要帮助这一类众生,使他们一往生就得到佛力住持,每个人都像封了印一样,已经成了决定聚,成了不退转的身份,叫做最后身菩萨。

这样你才知道,原来往生这么殊胜。只要一生到净土,有佛力加持入心,顿时心的品质得到转变,再不会退转,而决定成佛。就是自己的心已经转成唯一趣向证悟、趣向成佛的那种品质。

从人间的现象也能看出,某个孩子天性淳厚,他有很稳固的善心品质,从他小时候的禀性来观察,可以预断他一生不会变坏,前途一定很光明,但这样的情况非常少见。一般的人,你就看到他的心不稳定,善根不是很坚固,就是善的习性比较薄,坏习气却很多,这就很难说。要看他以后遇什么因缘,他里面的种性还没强化到坚固的程度,就时时都可能随因缘改变,有可能变好,也可能变坏,这一类的人占大多数。

现在要体会阿弥陀佛的悲愿是想加持不定聚众生全部成为决定聚。这是佛法教化上极大的愿力。一切的教化或者教育,最大的课题就是怎么来使人心转成决定良善,之后达到纯善、至善。现在弥陀愿海要建立清净体性的国土,使众生一生到这个国土,就时时处处,遇到任何境缘,都得到加持,使他心里起不来任何染污,而菩提善根却不断地生起和增长。按这样不断强化众生的善根,而造成善心坚固的品质。现在这一条大愿已经圆满实现,可以说这是法界中最伟大的一项成就,是所有世间和出世间的教育史上最伟大的成功。

这样就知道,共通的途径和特殊的途径是有很大差别。共通的途径就是只凭自力修行来达到不退转的途径,特殊的途径指靠弥陀愿海的加持而强化为不退转的途径。佛的力量在一切不可思议的力量当中,以佛力最不可思议。如果得到佛力的加持,自己的心就会转成永远不退的品质。

所以,龙树菩萨在《十住毗婆沙论》里特别提出得不退转的途径有难行和易行两种。能得到不退转是修道上关键的一个突破。一切菩萨在初发心时只是萌芽的状况,最后能不能长成参天大树,要看它枝干是不是挺直、硬朗,是不是达到了那个程度,如果达到了,就可以决定:无论以后遇到什么样的风吹雨打都不会倒下,决定会长成参天大树。但其他情况就很不定,如果风大一点,或者遇到其他灾难,就会挺不住。所以,处在萌芽阶段的菩萨,他在修行道路上一个非常关键的地方,就是要尽快达到不退转位,之后就再没有危险,再不会退堕。但要达到这个程度很难,尤其在浊世修行更加不容易,所以这就成为难行道。这里面有各种退缘,有外道方面的、自己贪著轮回方面的、大乘难行方面的等等,有很多很多退缘。

这个世界也能看到,很多修行人当初都是发一番好心来修行,但内在的品质并不坚固,所以很多都不可靠。里面不坚固、不成熟,就会变掉。这不能只看一时的表现,到后面遇到各种事情的时候,就发现这个堕落了、那个退步了、或者已经不信佛改信外道了,或者娶妻生子做生意了,所以就变得跟以前根本不一样。初发心的菩萨多数是处在这样的状况中,进进退退,很难保证。有很多都退堕下来,甚至堕入恶趣。所以得不退转是很难的事。

我们经常会讲到舍利弗的公案。当时他已经修到很不错的地位,也是在行菩萨道,但是以一个乞眼的因缘,众生也是满恶劣的,给了眼睛他嫌臭扔到地上,还要踩两脚。这时他就觉得众生难度,我再也不度众生,干脆自己求解脱算了。这样,他就在六十劫里退了菩提道。

所以《涅槃经》上这样讲:“鱼子庵罗花,菩萨初发心,三事因中多,结果则甚少。”就是讲:好比庵摩罗开花很多,结果却特别少;鱼肚子里的子非常多,能长成鱼的却特别少;初发心的菩萨也是不可计数,真正入不退转位而成就的却很少。一入了不退转位,那就要成就了。但是这种人不多,凤毛麟角。大多数人爬不上去,不但爬不上去,还滚下来。大家看看周围的情况,就特别清楚。所以要通过一个易行的方式来达到。

前面不靠佛力加持,只凭自己的力量要修到不退转位,就好比一个人徒步行走千里,要一步一步地按照规定的路线走,而不能退下,天天要努力,直到已经强化到不会再退步的程度,才是入了不退转地,所以这很难行到。另一个方式,已经造好了大船,只要直接上船,顺风航行,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这种方式叫“易行道”,因为有大船的力量可依靠。

总之,我们大家都应当把自己的心交出来,让心主动地投入阿弥陀佛的愿海,来接受佛力的加持。一旦佛力入在心里,发生微妙的反应,就会被加持成不再退转的品质。就像一切炼钢的条件全部都具备了,只要把钢材放进去,很快就炼成坚固品质的钢,再不会变坏。这就比喻靠着助缘极大的强化作用,来使心达到不退。

二、往生后,决定证得大涅槃

其次我们要讲到“定成正觉”,宋译那里说得更详细:“十方世界所有众生令生我刹……,远离分别,诸根寂静,悉令皆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这样我们也要从理上认识清楚:为什么只要往生极乐世界,就决定得到无上菩提?如果你真的深信这一点,那就会深信在净土是一生成佛,不会隔第二生。原因就是,阿弥陀佛的本愿做了保证,一生到极乐世界,就“远离分别,诸根寂静”。所以佛的慈悲心确实是在一层一层为我们众生考虑,佛就是想到怎么来帮助一切众生快速成佛,包括怎么横超生死,怎么得不退转,怎么速证涅槃。前面一愿是止息人我分别,现在进一步要达到远离一切分别。能认识“远离分别,诸根寂静”这八个字,就知道生净土是决定成佛。

所谓的“分别”就是思量、识别种种的事和理,是以虚妄分别为体性。本来是个无分别的法,偏偏在这上面虚妄地分别人和法,这就叫分别上的迷惑。断了这个迷惑,就叫“无分别智”。前面我们说的绳蛇喻,那只是虚妄分别当中的一点,众生的虚妄分别是无量无边的。上面我们讲到,在把蕴当成是“我”之后,就一直耽著“我”而起各式各样的分别。这一类的我执分别能够停止,那就出了轮回,出了分段生死。

而这里进一步说到“远离一切分别”。本来就是一个真心,平平等等,一切时处都是这个真心,你不要去妄加分别就好了。但是这很难,众生偏偏要在无分别的法上起种种的计较、分别,高、低、善、恶、美、丑、远、近、这边、那边、上等、中等、下等……这就起分别惑了。落到真如的理体上,确实是平平等等,任何时处都是这个本然的心。但是在这上分别人我和法我,即使去掉了人我的分别,但还有法我的分别,比如一根柱子、一座山、一辆车、一个细胞、一个原子、一分一秒等等,就认为这一个个的法是实有的,每个法都有它的自体,然后在这上起各式各样的分别、计较、取舍,这就叫分别惑。

现在弥陀本愿更深入的加持,就是让众生往生之后,这一切分别全部都能够远离。一切时处唯一是如如法性,不要妄起分别。这样寂灭了分别,就出现无分别智,会了达“真如即万法,万法即真如”,没有第二种的。如果这个关口能过去,就会迅速证到涅槃。

也就是等到分别上的迷惑都舍除掉了,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同归寂静,这样就开始契合涅槃的理体。这是本来清净的涅槃,戏论远离了,诸根寂然,之后就契合涅槃了。相续下去,一切时不离,也就成佛了。

这样,由于一切的分别妄动全部没有了,不仅是耽著人我、自我起的这些邪思妄念消除掉了,连缘着林林总总的法所起的一切妄念都没有了。因上没有了妄动,果上就没有生灭,所以就彻底远离了分段和变易二种生死,全分地显发无量无边的三身、四智等功德,而这身智是本具的,这就叫灭度,叫证大涅槃。因此,这一愿叫做“必至灭度”。

我的更多文章:

上一篇:15种蜂蜜的营养食用法_侯佳敏  下一篇:没有了
《佛说无量寿经讲记(十六)_田玲玲》一文由长大导航助学网免费提供,来源于网络。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原文链接:http://www.chddh.com/xindetihui/20180712/2265057.html 更新时间:2018-07-12 14:12
长大导航(www.chddh.com)旗下长大导航助学网|陕ICP备11001928号 站长邮箱:admin#chddh.com|
《佛说无量寿经讲记(十六)_田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