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得体会 > 《红楼梦》非典型性解读(六十六)_高佳萍

《红楼梦》非典型性解读(六十六)_高佳萍

第六十六回 情小妹耻情归地府 冷二郎一冷入空门

红楼梦

唐朝诗人鱼玄机有诗作《江陵愁望有寄》曰: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又唐人元稹《遣悲怀》(其三)有云: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几多时。邓攸无子寻知命,潘岳悼亡犹费词。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话说兴儿说怕吹倒了林姑娘,吹化了薛姑娘,大家都笑了。那鲍二家的打他一

下子,笑道:“原有些真,到了你嘴里,越发没了捆儿了。(人家那叫创造性发挥)你倒不像跟二爷的人,这些话倒像是宝玉的人。”(这是在变相骂二爷没文化没幽默感么?)尤二姐才要又问,忽见尤三姐笑问道:“可是,你们家那宝玉,除了上学他做些什么?”兴儿笑道:“三姨儿别问他。说起来,三姨儿也未必信:他长了这么大,独他没有上过正经学。(也真是醉了)我们家从祖宗直到二爷,谁不是学里的师老爷严严的管着念书?偏他不爱念书,是老太太的宝贝。

老爷先还管,如今也不敢管了。(老太太不让管,没辙了)成天家疯疯癫癫的,说话人也不懂,干的事人也不知。外头人人看着好清俊模样儿,心里自然是聪明的,谁知里头更糊涂。(懂我者谓我心忧,不懂我者谓我糊涂)见了人,一句话也没有。

所有的好处,虽没上过学,倒难为他认得几个字。(呵呵,宝玉只认得几个字)每日又不习文,又不学武,又怕见人,只爱在丫头群儿里闹。再者,也没个刚气儿。有一遭见了我们,喜欢时没上没下,大家乱玩一阵;不喜欢各自走了,他也不理人。

我们坐着卧着,见了他也不理他,他也不责备。因此,没人怕他,只管随便,都过的去。”(仆人眼里的宝玉简直就是个傻小子形象)尤三姐笑道:“主子宽了,你们又这样;严了,又抱怨:可知你们难缠。”(是这个理)尤二姐道:“我们看他倒好,原来这样。

可惜了儿的一个好胎子!”(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哦)尤三姐道:“姐姐信他胡说?咱们也不是见过一面两面的,行事言谈吃喝,原有些女儿气的,自然是天天只在里头惯了的。要说糊涂,那些儿糊涂?姐姐记得穿孝时,咱们同在一处,那日正是和尚们进来绕棺,咱们都在那里站着,他只站在头里挡着人。人说他不知礼,又没眼色。过后他没悄悄的告诉咱们说?——‘姐姐们不知道:我并不是没眼色,想和尚们的那样腌舗,只恐怕气味熏了姐姐们。

’接着他吃茶,姐姐又要茶,那个老婆子就拿了他的碗去倒,他赶忙说:‘那碗是腌舗的,另洗了再斟来。’这两件上,我冷眼看去,原来他在女孩儿跟前,不管什么都过的去,只不大合外人的式,所以他们不知道。”(尤三姐不仅有个性,更有思想,不人云亦云)尤二姐听说,笑道:“依你说,你两个已是情投意合了。竟把你许了他岂不好?”三姐见有兴儿,不便说话,只低了头磕瓜子儿。

(默认了你喜欢宝玉这类人是吧)兴儿笑道:“若论模样儿行为,倒是一对儿好人。只是他已经有了人了,只是没有露形儿,将来准是林姑娘定了的。因林姑娘多病,二则都还小?/p>

曰姑话炷亍T俟辏咸阋豢裕鞘窃傥薏蛔嫉牧恕!保腿硕贾懒耍咸奶扔Ω檬呛苊髁说模墒呛罄丛趺幢淞四兀勘В┐蠹艺祷埃患《掷戳耍担骸袄弦惺拢羌艽笫拢捕桨仓萑ァ?平安州里故事多)不过三五日就起身,来回得十五六天的工夫。

今儿不能来了,请老奶奶早和二姨儿定了那件事,明日爷来好做定夺。”说着带了兴儿,也回去了

  这里尤二姐命掩了门,早睡下了,盘问他妹子一夜。至次日午后贾琏方来了,尤二姐因劝他,说:“既有正事,何必忙忙又来?千万别为我误事。”(好个通情达理的老婆)贾琏道:“也没什么事,只是偏偏的又出来了一件远差。出了月儿就起身,得半月工夫才来。”尤二姐道:“既如此,你只管放心前去,这里一应不用你惦记。

三妹妹他从不会朝更暮改的。他已择定了人,你只要依他就是了。”贾琏忙问:“是谁?”二姐笑道:“这人此刻不在这里,不知多早晚才来呢。也难为他的眼力。

他自己说了:这人一年不来,他等一年;十年不来,等十年。若这人死了,再不来了,他情愿剃了头当姑子去,吃常斋念佛,再不嫁人。”(女孩子若将自己硬生生捆绑在一个男人身上,是很难捆住幸福的)贾琏问:“到底是谁,这样动他的心?”二姐儿笑道:“说来话长。五年前,我们老娘(姥姥)家做生日,妈妈和我们到那里给老娘拜寿,他家请了一起玩戏的人,也都是好人家子弟。

里头有个装小生的,叫做柳湘莲。如今要是他才嫁。旧年闻得这人惹了祸逃走了,不知回来了不曾。”(惹什么祸,不就是暴打了薛蟠一顿么)贾琏听了道:“怪道呢,我说是个什么人,原来是他。

果然眼力不错。你不知道那柳老二那样一个标致人,(言长得漂亮)最是冷面冷心的,(给人感觉——酷)差不多的人,他都无情无义。他最和宝玉合的来。(三姐欣赏宝玉的原因即在此)去年因打了薛呆子,他不好意思见我们的,不知哪里去了,一向没来。

(说明人家不是害怕什么而逃走的,可知传言水分多)听见有人说来了,不知是真是假,一问宝玉的小厮们,就知道了。倘或不来时,他是萍踪浪迹,知道几年才来?岂不白耽搁了大事?”二姐道:“我们这三丫头,说的出来干的出来,他怎么说,只依他便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呀)。

  二人正说之间,只见三姐走来说道:“姐夫,你也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今日和你说罢:你只放心,我们不是那心口两样的人,说什么是什么。若有了姓柳的来,我便嫁他。(你问过人家愿意不?)从今儿起,我吃常斋念佛,伏侍母亲,等来了嫁了他去;若一百年不来,我自己修行去了。”说着将头上一根玉簪拔下来,磕作两段,说:“一句不真,就合这簪子一样!”(一言不合就发誓啊?/p>

┧底牛胤咳チ耍娓鼍埂胺抢癫欢抢癫谎浴逼鹄础#ú辉傥蘖氖蓖嫱婕终淅玻浚┘昼鑫蘖朔ǎ坏煤投闵桃榱艘换丶椅瘢椿丶液头锝闵桃槠鹕碇隆R幻孀湃宋时很1很担骸熬共恢馈?/p>

大约没来,若来了,必是我知道的。”一面又问他的街坊,也说没来。贾琏只得回复了二姐儿。(新得的小妾,贾琏还是很在意的)。

  至起身之日已近,前两天便说起身,却先往二姐儿这边来住两夜,从这里再悄悄的长行。(新婚之别,恋恋不舍)果见三姐儿竟像又换了一个人的似的。(是的,你没有看错,三姐的确变了)又见二姐儿持家勤慎,自是不消惦记。(二姐本质也是好的,坏的是贾珍-们)是日,一早出城,竟奔平安州大道,晓行夜住,渴饮饥餐。

(这么急究竟是为什么呢?)方走了三日,那日正走之间,顶头来了一群驮子,内中一伙,主仆十来匹马。走的近了,一看时,不是别人,就是薛蟠和柳湘莲来了。(那句话怎么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贾琏深为奇怪,忙伸马迎了上来,大家一齐相见。说些别后寒温,便入一酒店歇下,共叙谈叙谈。

贾琏因笑道:“闹过之后,我们忙着请你两个和解,谁知柳二弟踪迹全无。(这是真的么?你真的曾想帮他们和解?)怎么你们两个今日倒在一处了?”薛蟠笑道:“天下竟有这样奇事:我和伙计贩了货物,自春天起身,往回里走,一路平安。谁知前儿到了平安州地面,遇见一伙强盗,已将东西劫去。(呵,平安州这名真讽刺)不想柳二弟从那边来了,方把贼人赶散,夺回货物,还救了我们的性命。

我谢他又不受,所以我们结拜了生死兄弟,如今一路进京。从此后,我们是亲弟兄一般。到前面岔口上分路,他就分路往南二百里,有他一个姑妈家,他去望候望候。我先进京去安置了我的事,然后给他寻一所房子,寻一门好亲事,(怎么就这么巧呢,尤三姐的要寻亲事的对象是柳湘莲,恰遇薛蟠要帮柳湘莲群亲事)大家过起来。

”贾琏听了道:“原来如此!倒好,只是我们白悬了几日心。”因又说道:“方才说给柳二弟提亲,我正有一门好亲事,堪配二弟。”说着,便将自己娶尤氏,如今又要发嫁小姨子一节,说了出来,只不说尤三姐自择之语。(你要说出来了,该多好!偏你自己想表功)又嘱薛蟠:“且不可告诉家里。

等生了儿子,自然是知道的。”薛蟠听了大喜,说:“早该如此。这都是舍表妹之过。”(哼,你表妹凤姐错在哪里?)湘莲忙笑道:“你又忘情了,还不住口。

”薛蟠忙止住不语,便说:“既是这等,这门亲事定要做的。”湘莲道:“我本有愿,定要一个绝色的女子。如今既是贵昆仲高谊,顾不得许多了,任凭定夺,我无不从命。”(话不要说得太满哦)贾琏笑道:“如今口说无凭,等柳二弟一见,便知我这内娣的品貌,是古今有一无二的了。

”湘莲听了大喜,说:“既如此说,等弟探过姑母,不过一月内,就进京的,那时再定,如何?”贾琏笑道:“你我一言为定。只是我信不过二弟,你是萍踪浪迹,倘然去了不来,岂不误了人家一辈子的大事?须得留一个定礼。”(贾琏表现得太不淡定了)湘莲道:“大丈夫岂有失信之理?小弟素系寒贫,况且在客中,那里能有定礼?”薛蟠道:“我这里现成,就备一分,二哥带去。”贾琏道:“也不用金银珠宝,须是二弟亲身自有的东西,不论贵贱,不过带去取信耳。

”湘莲道:“既如此说,弟无别物,囊中还有一把‘鸳鸯剑’,乃弟家中传代之宝,弟也不敢擅用,只是随身收藏着,二哥就请拿去为定。弟纵系水流花落之性,亦断不舍此剑。”(小柳几乎是在拿性命为婚姻做担保啊)说毕,大家又饮了几杯,方各自上马,作别起程去了。

  且说贾琏一日到了平安州,见了节度,完了公事,因又嘱咐他十月前后务要还来一次。(什么事呢,估计是家里的麻烦事)贾琏领命,次日连忙取路回家,先到尤二姐那边。(妻不如妾呀)且说二姐儿操持家务,十分谨肃,每日关门闭户,一点外事不闻。(铁了心跟定贾琏了)那三姐儿果是个斩钉截铁之人,每日侍奉母亲之馀,只和姐姐一处做些活计,虽贾珍趁贾琏不在家,也来鬼混了两次,无奈二姐儿只不兜揽,推故不见。(没想到吧,忙活了一场却真正便宜贾琏那小子了)那三姐儿的脾气,贾珍早已领过教的,哪里还敢招惹他去?所以踪迹一发疏阔了。

(惹不起咱还是躲吧)却说这日贾琏进门,看见二姐儿三姐儿这般景况,喜之不尽,深念二姐儿之德。(二姐的德全给了贾琏了,看你小子日后怎么两全,别忘了凤姐厉害是厉害,可人家也不曾背叛过你哦)大家叙些寒温,贾琏便将路遇柳湘莲一事说了一回,又将鸳鸯剑取出递给三姐儿。三姐儿看时,上面龙吞夔护,珠宝晶莹;及至拿出来看时,里面却是两把合体的,一把上面錾一“鸳”字,一把上面錾一“鸯”字,冷飕飕,明亮亮,如两痕秋水一般。

(像极了柳湘莲尤三姐的刚烈个性)三姐儿喜出望外,连忙收了,挂在自己绣房床上,每日望着剑,自喜终身有靠。(可悲,可叹!)贾琏住了两天,回去复了父命,回家合宅相见。那时凤姐已大愈,出来理事行走了。

贾琏又将此事告诉了贾珍。贾珍因近日又搭上了新相知,二则正恼他姐妹们无情,把这事丢过了,全不在心上,任凭贾琏裁夺;只怕贾琏独力不能,少不得又给他几十两银子。(贾珍的心思恐怕也是巴不得尤三姐早嫁人早完事,省得看得见却惹不得难受)贾琏拿来,交给二姐儿,预备妆奁

  谁知八月内湘莲方进了京,先来拜见薛姨妈。(结拜兄弟的母亲如同自己的母亲)又遇见薛蟠,方知薛蟠不惯风霜,不服水土,一进京时,便病倒在家,请医调治。听见湘莲来了,请入卧室相见。薛姨妈也不念旧事,只感救命之恩。(一码归一码,挨打事小?/p>

悦兀┠缸用鞘殖菩弧S炙灯鹎资乱唤冢悍惨挥Χ鹘灾冒焱椎保坏仍袢铡#ㄍ蚴戮惚福慌露缬斜渑叮┫媪哺屑げ痪 !?/p>

  次日,又来见宝玉。二人相会,如鱼得水。(呵,如鱼得水!二人的关系何等亲密)湘莲因问贾琏偷娶二房之事。宝玉笑道:“我听见焙茗说,我却未见。我也不敢多管。

我又听见焙茗说,琏二哥哥着实问你。不知有何话说?”(如此问得蹊跷,人家不起疑才怪呢)湘莲就将路上所有之事,一概告诉了宝玉。宝玉笑道:“大喜,大喜!难得这个标致人!果然是个古今绝色,堪配你之为人。”湘莲道:“既是这样,他哪少了人物?如何只想到我?况且我又素日不甚和他相厚,也关切不至于此。

路上忙忙的就那样再三要求定下,难道女家反赶着男家不成?我自己疑惑起来,后悔不该留下这剑作定。(是的呀,不明真相的小柳肯定是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所以后来想起你来,可以细细问了底里才好。”宝玉道:“你原是个精细人,如何既许了定礼又疑惑起来?你原说只要一个绝色的。如今既得了个绝色的,便罢了,何必再疑?”(宝玉啊宝玉,你这不是神补刀么?你不是一贯的怜香惜玉么?)湘莲道:“你既不知他来历,如何又知是绝色?”宝玉道:“他是珍大嫂子的继母带来的两位妹子。

我在那里和他们混了一个月,怎么不知?真真一对尤物!——他又姓尤。”(这样的解释,会越描越黑的)湘莲听了,跌脚道:“这事不好!断乎做不得。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罢了。”(所以呀,宝玉的所谓解释,对小柳而言无异于火上浇油了)宝玉听说,红了脸。

湘莲自惭失言,连忙作揖,说:“我该死,胡说。你好歹告诉我,他品行如何?”宝玉笑道:“你既深知,又来问我做甚么?(宝玉此说未必是气话,尤三姐大事不好了)连我也未必干净了。”湘莲笑道:“原是我自己一时忘情,好歹别多心。”宝玉笑道:“何必再提,这倒似有心了。

”。

  湘莲作揖告辞出来,心中想着要找薛蟠,一则他病着,二则他又浮躁,不如去要回定礼。(无转圜余地啦?)主意已定,便一径来找贾琏。贾琏正在新房中,闻湘莲来了,喜之不尽,忙迎出来,让到内堂,和尤老娘相见。湘莲只作揖,称“老伯母”,自称“晚生”,(并未使用准女婿身份)贾琏听了诧异。

吃茶之间,湘莲便说:“客中偶然忙促,谁知家姑母于四月订了弟妇,使弟无言可回。要从了二哥,背了姑母,似不合理。若系金帛之定,弟不敢索取;但此剑系祖父所遗,请仍赐回为幸。

”(借口,全都是借口!)贾琏听了,心中自是不自在,便道:“二弟,这话你说错了。定者,定也,原怕返悔,所以为定。岂有婚姻之事,出入随意的?这个断乎使不得。

”(贾琏要是知道小柳悔婚的真正原因,还有气势这样质问人家么?)湘莲笑说:“如此说,弟愿领责备罚,然此事断不敢从命。”贾琏还要绕舌。(省省吧,没用的)湘莲便起身说:“请兄外座一叙,此处不便。”。

  那尤三姐在房明明听见。好容易等了他来,今忽见返悔,便知他在贾府中听了什么话来,把自己也当做淫奔无耻之流,不屑为妻。(尤三姐活得太清醒了)今若容他出去和贾琏说退亲,料那贾琏不但无法可处,就是争辩起来,自己也无趣味。一听贾琏要同他出去,连忙摘下剑来,将一股雌锋隐在肘后,出来便说:“你们也不必出去再议,还你的定礼!”一面泪如雨下,左手将剑并鞘送给湘莲,右手回肘,只往项上一横。可怜: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可怜活得艰难的尤三姐死得如此麻利爽快)

  当下唬的众人急救不迭。(的确是让人猝不及防)尤老娘一面嚎哭,一面大骂湘莲。(这口锅小柳得背)贾琏揪住湘莲,命人捆了送官。二姐儿忙止泪,反劝贾琏:“人家并没威逼他,是他自寻短见,你便送他到官,又有何益?反觉生事出丑。不如放他去罢。

”(搁现在,出了这等事,如尤二姐般明事理的人不多见吧,更多的赔钱,赔钱,赔钱!)贾琏此时也没了主意,便放了手,命湘莲快去。湘莲反不动身,拉下手绢,拭泪道:“我并不知是这等刚烈人!真真可敬!是我没福消受。”(悔之晚矣)大哭一场?/p>

嚷蛄斯啄荆劭醋湃腴纾指Ч状罂抟怀。礁娲嵌ァ#媪嫔侠淠谛娜从凶怕蝗妊?/p>

  出门正无所之,昏昏默默,自想方才之事:“原来这样标致人才,又这等刚烈!”自悔不及,(早知道,哪有现在的悲剧发生?怪谁呢?谁是杀害尤三姐的元凶?)信步行来,也不自知了。正走之间,只听得隐隐一阵环佩之声,三姐从那边来了,一手捧着鸳鸯剑,一手捧着一卷册子,向湘莲哭道:“妾痴情待君五年,不期君果冷心冷面。妾以死报此痴情。妾今奉警幻仙姑之命,前往太虚幻境,修注案中所有一干情鬼。妾不忍相别,故来一会,从此再不能相见矣!”说毕,又向湘莲洒了几点眼泪,便要告辞而行。

湘莲不舍,连忙欲上来拉住问时,那三姐一摔手,便自去了。这里柳湘莲放声大哭,不觉处梦中哭醒,似梦非梦,(本书中的梦境皆非梦)睁眼看时,竟是一座破庙,旁边坐着一个瘸腿道士捕虱。湘莲便起身稽首相问:“此系何方?仙师何号?”道士笑道:“连我也不知道此系何方,我系何人。不过暂来歇脚而已。

”(我们每一个人不都是尘世中的过客,而已?)湘莲听了,冷然如寒冰侵骨。掣出那股雄剑来,将万根烦恼丝,一挥而尽,便随那道士,不知往那里去了。(从此后远离尘嚣,物我两忘)。

  要知端底,下回分解。

《《红楼梦》非典型性解读(六十六)_高佳萍》一文由长大导航助学网免费提供,来源于网络。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原文链接:http://www.chddh.com/xindetihui/20180712/2265076.html 更新时间:2018-07-12 14:36
长大导航(www.chddh.com)旗下长大导航助学网|陕ICP备11001928号 站长邮箱:admin#chddh.com|
《《红楼梦》非典型性解读(六十六)_高佳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