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得体会 > 除非梦里解读<今夜,我要回故乡>_郑 仕

除非梦里解读<今夜,我要回故乡>_郑 仕

今夜,我要回故乡

山河陈旧,妈妈

三十五年之后

我不能供出忧伤而破碎的出身

紧攥一颗谷子

那越来越模糊的姓氏

我拒绝 回到最初的氏族

妈妈

那碎了又碎的

不是女人的贞操

是谷雨之前我翠绿而干净的灵魂

那受惊的雨水啊

如何回到惊蛰之前

回到不经沧海的羊水中

妈妈

今夜我要回故乡

别嫌弃我

如此完美的支离破碎

这些年

总在异乡

总在许多可有可无的梦里

妈妈 谁收留今夜

我浓重的外乡口音

收留太多的触景伤情

收留

我面色格外苍白的纸笔

说这话的人是一个三十五岁的女人。不像流落海外的英雄奥德修斯,有妻儿有家园,在返乡路上还有同伴,有神灵的帮助。这说要回故乡的人只是一个女人,她甚至不是一个诗人。山河陈旧让她厌倦,她出身“忧伤而破碎”,连姓氏也“越来越模糊”。她这里说的回故乡,和奥德修斯的返乡有着截然的区别。

她拒绝回到最初的氏族。她只是在问,一个经历了三十五年的沧桑的灵魂,可以回到何处,如何让“谷雨之前翠绿而干净的灵魂”不再碎而又碎。这种“碎了又碎”的剥蚀,这种痛,由于太过频繁,已经让她感到厌倦,让灵魂处于虚弱的疲惫状态。她用“山河陈旧”和“许多可有可无的梦”轻描淡写地将这种令她的灵魂“碎了又碎”的东西一带而过。

她是用一种漠然的口气将这种东西一带而过。越是这样,便越是说明她早已饱经沧桑。在我看来,这甚至非常令人不安

每一段的开头,她都在呼唤“妈妈”,从某一个角度来说,这决定了诗歌是强抒情的,甚至就是一些声嘶力竭的叫喊。作者急切要倾泻出心中的凄凉和无助。她叫喊着“妈妈”,刚开始是沧桑的,好象是三十五年后突然想起这个人;接着是激越的,尖利的;后来逐渐微弱,像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叫喊。她叫着“妈妈”像是要这个人收留她的灵魂,甚至她被这“陈旧的山河”和那些“可有可无的梦”所改变的口音。她的内心深处渴望有一个人能理解,“那支离破碎的,不是女人的贞操,而是谷雨之前我翠绿而干净的灵魂”。可是,不管是妈妈也好,奶奶也好,作为某个可以向其哭诉的人,她们都不可能理解她这三十五年在异乡心中郁积着的苦楚。她们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精神隔膜。

那么她到底可以回到何处?“妈妈”也许可以收留她“浓重的外乡口音”,“太多的触景伤情”,“格外苍白的纸笔”,这些都有可能得到收留。惟有那翠绿而干净的灵魂,那因为坚持翠绿而干净因此支离破碎的灵魂,却是无人收留,无家可归的。也许“回到惊蛰之前/回到不经沧海的羊水中”能得到安静,但她却不知如何才能回去。这一个问句,像一把沉重的刀子,对这陈旧的山河,可有可无的梦境般的生活,对读者的灵魂都是质问的。让人疼痛,让人不忍猝读。第二段是全诗歌感情的高潮,她说出来却是低低的轻轻的。到这里,一个女人的三十五岁时的凄凉处境已经呈现出来,渴望寻找一个灵魂的归宿的强烈诉求已经无法掩饰,这就是作者“今夜”浓得化不开的乡愁。

《除非梦里解读<今夜,我要回故乡>_郑 仕》一文由长大导航助学网免费提供,来源于网络。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原文链接:http://www.chddh.com/xindetihui/20180712/2265185.html 更新时间:2018-07-12 18:48
最新文章
长大导航(www.chddh.com)旗下长大导航助学网|陕ICP备11001928号 站长邮箱:admin#chddh.com|
《除非梦里解读<今夜,我要回故乡>_郑 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