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得体会 > 《日》《月》思想感情品读_冯怡嘉

《日》《月》思想感情品读_冯怡嘉

“光明,这就是我许多年来在暗夜里所呼叫的目标,它带着一幅美丽的图画在前面引诱我。同时惨痛的受苦的图画,像一根鞭子在后面鞭打我。在任何时候我都只有向前走的一条路。”

----摘自巴金《写作生活回顾》

对光和热的赞美,对生命力的赞美,对探索者和殉道者的赞美,对长夜和严寒的憎恶,这就是文坛泰斗巴金先生散文中凸现的感情倾向。这从他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期创作的两篇短小的散文《日》、《月》中可见一斑。两文虽然风格不同,但作者的思想感情却是基本一致的。

自古以来,在人们的心目中,日都是光明、希望的象征,但巴金写《日》,用意并不在于歌颂太阳。对于飞蛾这种渺小的生物,人们早已习惯于用“飞蛾扑火”来表达对自不量力者的嘲笑和蔑视。但作者慧眼独具地认为,飞蛾扑火是为着追求光和热的崇高目的,因此,即使为此牺牲也是值得赞美的。他还联想到了神话中为逐日而渴死的夸父。从飞蛾到夸父,从渺小生物到参天巨人,他们都是为了光明,为了一种热量,而宁愿忍受苦痛,甚至舍弃自己的生命。

于是,作者便很自然地从中得到启示:“生命是可爱的,但寒冷的、寂寞的生,却不如轰轰烈烈的死。”在他看来,没有了光和热,人间就会变成黑暗的寒冷世界,毫无生机,毫无意义。因此,为了光和热,他甘愿做人间的飞蛾,飞向火热的太阳,即使化作一阵烟、一撮灰,也做所不惜,无怨无悔。从《日》中,我们品读着巴金对人生内涵的独特而崇高的诠释,仿佛听到了一曲关于生命的热情洋溢而又悲壮至极的颂歌。

《月》集中体现的则是巴金细腻幽静的一面。与千百年来吟月颂月的诗词不同,巴金笔下的月“冷光扑面”,望着明月时“总感到寒光冷气侵入我的身子”或是“觉得自己衣服上也积了很厚的霜似的”。作者反复强调月光“冷得很”,是“死的光”,毫不顾及皓月、圆月、明月这样的美称。“一切景语皆情语”,可见,作者赏月的心情并不是悠闲自在的,而是忧愁沉重的。

在沉郁中,作者想到了?娥奔月的传说,并产生了对这一传说的质疑:?娥飞到这颗冰冷的、死了的星球上,究竟为了什么?然后进行了大胆的猜测:是为了使这已死的星球再生,或者是找寻真正爱着自己的某某人。也就是说,?娥飞向凄寒、遥远的月球,也是为了寻觅自己的理想。凭?娥的一己之力,想要改变现状,确实不能;然而正因如此,其故事才凄美动人,其精神才伟大崇高。

读到这里,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两篇文章,两种基调,《日》热情洋溢,是一场轰轰烈烈的追求;《月》细腻幽静,是一场哀怨凄绝的悲歌。但作者的思想感情却是一以贯之的。无论是扑向灯火的飞蛾,还是逐日渴死的夸父,抑或希冀用一己之力改变现状的?娥,这些看似悲剧的人物身上都有着极其相似的地方。他们都不愿意寂寞地生,都是为了不知名的理想而执着地追求,愿意为此而放弃原有的一切,无惧百般煎熬,甚至牺牲宝贵的生命。他们的精神值得赞颂,他们的人格值得敬重。他们身上共有的那种向上的、不屈不挠的力,实际也是作者对人生、对生活的一种希望和信念。

联系文章的创作年代,我们更可以看出巴金笔下那份追求的深刻意蕴。当时抗日战争正进入一个比较艰苦的阶段,全国人民都在热切盼望胜利的到来,巴金笔下的飞蛾、夸父和?娥这三个形象,正象征着为追求光明,不惜牺牲自己生命的美好人格,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些在战场上为求得中华民族的解放而浴血奋战的抗日将士。不仅如此,作者还借此寄托了自己热切期待光明的心情,以及为光明为理想执着追求(如投身火热的革命生活和抗战生活)的决心和信念。

品读着两篇短小精悍的美文,我们感受到的是巴金那火热的心,执著的情。

(注:本文已发表于《语文报》)

《《日》《月》思想感情品读_冯怡嘉》一文由长大导航助学网免费提供,来源于网络。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原文链接:http://www.chddh.com/xindetihui/20180712/2265289.html 更新时间:2018-07-12 23:00
最新文章
长大导航(www.chddh.com)旗下长大导航助学网|陕ICP备11001928号 站长邮箱:admin#chddh.com|
《《日》《月》思想感情品读_冯怡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