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得体会 > 寓言式解读_高山景行

寓言式解读_高山景行

喜欢对《石头记》作寓言式的解读。一则寓言,通常是为了阐明某个道理的。在我看来,品读《石头记》,便是为了明得其中的“事体情理”。

石头记

此书亦名“风月宝鉴”。此鉴“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庚辰双行夹批:言此书原系空虚幻设。】【庚辰眉批:与“红楼梦”呼应。】专治邪思妄动之症,【庚辰双行夹批:毕真。】有济世保生之功。【庚辰双行夹批:毕真。】”

正面是“红颜”(虚花,可照应“水月庵”),背面是“枯骨”(落花,可照应“馒头庵”)。正面是“幻”,背面是“警”。一面“可卿”(令人愉悦),一面“惊卿”(令人警醒)。所谓情身,不过幻影,却是借鉴、警示之意。那秦钟(谐“情种”),字“鲸卿”(谐“惊卿”),便是要惊醒梦中之人,以此为鉴,引以为戒。

临走前,那道人强调:“千万不可照正面,【庚辰侧批:谁人识得此句!】【庚辰双行夹批:观者记之,不要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只照他的背面,【庚辰双行夹批:记之。】要紧,要紧!”以我的理解,便是要读者关注此书警人、醒人的一面(背面)。

“情种”得趣,乃是在“馒头(庵)”中,因“虚花”(镜花/水月)而悟。对读者而言,亦是如此。作者正是通过这面“镜子”,将我们带入“埋香冢”,看一看古往今来的那些薄命红颜,品一品那“千红一哭”、“万艳同悲”。

脂批道:“凡看书人从此细心体贴,方许你看,否则此书哭矣。”在我看来,读此书,最要紧的,便是“细心体贴”这四字。如宝玉一般,去“细心体贴”每一位薄命女儿,并从中领悟事理,获得成长。这便是以花为药、以石为鉴了。

王夫人房中失了一瓶露,而柳家的厨房中恰好就有这么一瓶露。有几人能够想到:此露并非彼露,这其中竟另有原委呢!若不经过一番细心的调查,仅根据一些似是而非的“证据”来定罪,就有可能酿成冤案。只有“细心体贴”,方能“判冤决狱”。

想起宝钗的扇子,除了防暑降温外,似乎还可兼作敲打之用(如“敲双玉”)。这也正是“背面”之义了。在第5回中,袭人做了梦中可卿的替身;而第34回中,袭人的进谏,亦如可卿托梦凤姐,均有警人、醒人之意。脂批道:“可卿梦阿凤,作者大有深意,惜已为末世,奈何奈何!”对袭人之言,亦云:“远忧近虑,言言字字真是可人。”“字字逼来,不觉令人静听。看官自省,且可阔略戒之。”

那凤姐和秦氏交好,而王夫人亦看重袭人。只可惜,对于这一番箴言,凤姐和王夫人都没有真正地听进去。

从书中看,凤姐并没有去做秦氏特意交待的两件事;怕是在家亡事败后,才想起这些话来,却是悔之晚矣。那秦氏的嘱托,倒更像是灾难过后的一番总结。可是,对于名利场中、凡心正炽之人(如凤姐,正当铁槛弄权之时),是不大会想到这些的。

早在第34回,袭人就已委婉地提醒过王夫人:为防小人口舌,须将宝玉挪出园外;而王夫人呢,到了第77回,才想起吩咐袭人麝月等人:“因叫人查看了,今年不宜迁挪,暂且挨过今年,明年一并给我仍旧搬出去心净。”

在我看来,无论秦氏和袭人的品行如何,这些话都是至理之言。见识与品行无关。如能识得宝玉的少数几人中,便有雨村和三姐。

警幻仙姑评宝玉:“在闺阁中,固可为良友,然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深恐他“独为我闺阁增光,见弃于世道”,故有警示、劝诫之意。在我看来,灵酒、仙茗、妙曲、可人均是一意:一面醉人、沁人(正面),一面警人、醒人(背面),无非是助其早出“迷津”之意。

所谓雪埋金簪,便是水中藏金:这一把“辛酸泪”(水)中,蕴藏的是“智能”(金)。这正是绛珠还泪的意义所在:得“眼泪”,便是得“智能”;既得“智能”,方可“智通”;“智通”之后,便可出得“迷津”;既出“迷津”,便即“撒手”。薛林二姝,有如木灰二仙,是一种分工、合作的关系。其目的,便是为了助他出得“迷津”。“金玉”成姻,便有如秦钟(玉)得智能(金)。如此,便离“撒手”也不远了。

以我的理解,读此书,便是品“眼泪”,得“智能”。而这些“眼泪”,则是来自“埋香冢”中的那些落花/古人。作者在古墓中收集眼泪(所谓“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犹如妙玉在“玄墓蟠香寺”中收集“梅花雪”一般。

秦氏的症候,乃是“水亏木旺”,以致“脸上身上的肉全瘦干了”;而香菱呢,则是“干血之症”,乃至“水涸泥干,莲枯藕败”。二者均是“水尽”之象。此二人,是正、副二册中总括性的人物:可卿是荣府众钗之缩影(根据脂批,像可卿便是像荣府所有之人);而“有命无运”,亦是“薄命司”众钗的共同特点。

夭“风流”(以晴雯之死为象征),遗“珍珠”(袭人的本名)。所谓“珍珠”,便是“眼泪”。这是“薄命司”群芳总体命运的写照。那神瑛/宝玉在“太虚幻境”(即梦境)中得到的眼泪,乃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即群芳之泪)。

“世人皆以宝玉谓曹公性情,我窃谓黛玉为曹公之影子。崖前顽石,穷尽众生幻象,权由黛玉一生眼泪点化之功。众生沉沦于迷途,又岂能以一红楼能醒之乎?‘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实为黛玉之写照,也亦为曹公之写照。”(见刀丛中的小诗《点滴红楼,知己情深》)此语深得吾心。

那绛珠草生于“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见第1回)。脂批云:“妙!所谓‘三生石上旧精魂’也”。以我的理解,三生石畔的那缕精魂,便是“葬花魂”(此“魂”,当作“精魂”解)。

在我看来,黛玉(而非宝玉)是此书的灵魂人物。“葬花”之绝唱,出自黛玉,可谓此书的“主题曲”。“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而“他年”葬花的,正是宝玉。黛玉之于宝玉,犹如何仙姑之于卢生:卢生是未来的扫花仙,而宝玉亦是他年的葬花人。

脂批云:“细思‘绛珠’二字岂非血泪乎”。满纸的“荒唐言”,亦不过是作者的一把“辛酸泪”。绛珠点点,血泪斑斑。“字字看来皆是血”!辛酸的眼泪,可使心灵得到滋养和成长,最终得以“智通”。那神瑛/宝玉后来能够跳出“迷津”,正是得益于眼泪的点化之功。

《石头记》是一部寓言。愈品此书,则愈觉此中兴味。想来那“木石”也并非爱情,“金玉”亦非婚姻,不过是作者托言寄兴耳果然是“荒唐言”。不禁为作者一叹,亦为世人一叹。“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作者之痴,有如黛玉;而世人之迷,则甚于宝玉。

佛家只渡有缘人,而红楼则只醒有情人。作者之意,非有情者不能解之,能解者方有此泪;而有情者如宝玉那般天分高明,亦需有过一番历练,方可解味悟道。

那“空空道人”读了那石上奇文,便修成了“情僧”。看来,所谓的“情僧”,并不是读了什么佛经道藏修炼而成的。他所参悟的对象,不过是一部《石头记》而已。

喜欢在石边漫步、徘徊。观石如照镜,品石如参禅。抚石自语,闲静自得。

2011-12-11

上一篇:辩论基本技巧(二)_李丰先  下一篇:没有了
《寓言式解读_高山景行》一文由长大导航助学网免费提供,来源于网络。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原文链接:http://www.chddh.com/xindetihui/20180713/2265371.html 更新时间:2018-07-13 02:42
最新文章
长大导航(www.chddh.com)旗下长大导航助学网|陕ICP备11001928号 站长邮箱:admin#chddh.com|
《寓言式解读_高山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