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生天地 > 小说哼,大学生

小说哼,大学生

  林风低垂着头,右手紧紧地拽着一沓厚厚的简历和工作申请表格,踉踉跄跄地走上石拱桥。桥上的景象如林风的心一样凄凄惨惨,冷冷清清。林风慢慢地抬起久垂的头来,目光懒懒散散地往桥上扫去,似乎在搜寻一丝安慰。可他很快又陷入了绝望,因为桥上除了两个闲话家常的中年妇女,便再也找不到其他活物,只有凉风时不时地飘过石拱桥,洒下一阵阵凉意。林风习惯性地倚在桥壁上,但又不敢全身附上去,生怕弄脏了这一身西服,——这可是说破了嘴皮子才从同学那里借来的。他缓缓地张开嘴,悠悠地呼出一口气,耳旁又响起了那句恶毒的话语:哼!大学生。林风永远也忘不了刚才那个场景:当他垂头丧气地踱出人才市场的门口时,保安斜着三角眼瞄了瞄他,然后极其不屑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恶毒的话来:“哼,大学生!”这句话足以把他那颗失落的心冰冻起来。那时候,林风几乎被气疯了,恨不得马上补上一句:大学生怎么啦,大学生自强自立,为找工作而四处奔波,怎么就碍着你了?但他毕竟还是没有说出口而是强压着怒火,失魂落魄地蹩向相思河

林风极其不情愿地瞟了一眼手中瑟瑟发抖的简历,心中百感交集。这已经是他第五十次面试失败了,打上大四开始,不论大小招聘会,他都闻会必到,然而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除了碰了一鼻子灰,便再也没有其他什么可说的了。不过,想想也无奈,全国每年都有几百万名大学生毕业,这个巨大的人流源源不断地涌入社会寻找工作,而人才市场偏偏又是就业的最前线,怎么可能不人满为患呢?林风想到这,心情愈加沉重,上课时,常听老教授们绘声绘色地描绘他们大学时代的迷人场景:读大学不要钱,有时候还有生活费补助,就业不用愁,只需担忧被分配到什么单位去,成绩好的大学生更了不起了,有好几个高待遇的单位排着队让他选。林风想:那时候的大学生是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子,毕业就等于就业,而如今的大学生就好像遭遇了金融风暴似的,一个劲地狂贬值,天之骄子的地位早已沦丧,成为一个虚拟的精神王冠。更糟糕的是,很多大学生的就业遥遥无期,毕业就等于失业。只要放眼当今的人才市场,那一幕幕令人心惊胆颤的场景,便能让那些正在享受大学生活的学子们立即变得精神高度紧张起来。

“人才市场!”林风怯怯地吐出几个极具重量的字。此时,一幅幅骇人的场景便飘飘然地从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一条条酷似长征部队般的应聘队伍挤满人才市场的各个角落,队伍中的人精神高度紧张,时不时探出头来向前面望一望,测量一下所站的位置离队头的距离,然后极速缩回原先的队伍,继续坚持漫长的等待。同时,还有形形色色,密密麻麻的鞋子,匆匆忙忙地从队伍旁窜过,鞋底“咯咯”,“嗒嗒”地敲打着地板,也敲得人心甚是慌张。

林风正想得入神,忽然听到离他不远处的一个圆脸中年妇女叹道:“金融危机真是害人,害得工厂关了门,害得我们丢了工作。”紧接着便是一声长长的哀叹声划过耳旁,凝滞了周围的空气。这一声长叹也勾起了林风同样的苦楚:本来工作就不好找,偏偏今年又赶上了全球经济危机,很多企业破了产,就算那些没破产的企业资金也吃紧,不敢多招人,这样一来可害苦了毕业的大学生们。林风正想着,忽然有几只麻雀叽叽喳喳地从他头顶掠过,很快他便发觉颈部产生阵阵凉意,伸手一摸凉飕飕,再拿过来一看,竟然是湿漉漉的鸟屎,更恼火的是身上的西服竟也粘了好几快同样白皙皙臭东西。他一边伸手往口袋里掏纸巾,擦抹身上的鸟屎;一边愤愤道:“真是墙倒众人推!人一倒霉,连鸟都敢欺负!”

“噗通”!林风忽地听到碎石落水的声音,那声音清脆柔和,满含自然的味道。他下意识地耸了耸肩,然后好奇地朝河面望去。那条小河好不美丽:粼粼碧波,潺潺流水,水平如镜,清澈见底;顿时,蓝蓝的天,白白的云,红红的花与绿绿的草便都长到了水里,五颜六色,动静结合,宛如一位天才画家的杰作;桥上的人朝河面一瞥,忽而惊奇并紧张起来,以为是天掉进了水里,花花草草也被吸了进入,好生奇异!看到此番情景,林风那布满血丝的眼睛忽然神奇般地亮了起来,愁云密布的脸也绽出了微笑,整个人顿时变得轻松起来。这时,他好想来个“青蛙扑水”,跳进河里游个痛快,把身上的晦气彻底洗个干净,可是又碍于自己这身笔挺昂贵的西装,终究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不论怎么说,西装毕竟是借来的,在完璧归赵之前,他必须保持它的干净整洁,否则无法向同学交代。

林风端详了河面许久,觉得这番情景甚是熟悉,好像是自己某一时段的记忆。“对!”林风突然惊叫了起来,“我小时候曾见过这番情景。”接着,他的思绪一下子飘回了童年时代。一弯清澈见底的小河绕过三间破旧的瓦房,通向一望不到头的远方。河岸上有一位约莫两三岁大的小女孩,正两手插腰,大跨步地超前迈去,脚底下颇不安分的鹅卵石便争着“咯咯”作响,好吸引小女孩那秀美的眼球。终于,小丫头瞟到了一颗很是满意紫色的小石头,赶紧屈身捡了起来,放在手里仔细地赏玩。小石头的样子煞是可爱:纯紫色,滑溜溜的,咋一看,像一只曲着身准备奔跑的小白兔。得了这个小玩意,小丫头得意坏了,于是,拉长嗓子,朝正在水中与伙伴们嬉戏的哥哥喊道:“哥哥!哥哥!快看吧,看我捡到了一个什么宝贝。”声音稚嫩急促,清脆悦耳。正在水中戏水的哥哥,听到妹妹急促地叫喊,以为是出了什么事,赶紧游到岸边,抹一抹脸上的河水,然后,奔向妹妹。水中其他小男孩见了,觉得奇怪,以为那家伙是怕输了游泳比赛,临阵脱逃,便怒气冲冲地围了上去。

待众人都站好了以后,小丫头嘟了嘟嘴,一脸得意,然后迅速打开拳头,托着小石头顺着小男孩们站的位置绕了一圈,好让他们看得清楚些。她原以为小男孩们看了,会羡慕得眼珠子都会掉出来,没想到只听到一声:“切!”男孩们便极其不屑地散开了,重新回到水里玩他们的。听此言语,小丫头气得眉毛都竖了起来,努了努嘴,愤愤道:“哼!你们不稀罕,我还不想给你们看哩!我找妈妈去,她肯定很是稀罕这玩意!”说完,两条乌黑油亮的小辫便在愤怒的空气中,一甩一甩地朝瓦房跑去。“哈哈哈......!”男孩们见状差点没笑破肚皮,但很快又钻到水里,继续进行他们屡试不爽的游泳比赛。

“不知道小银现在怎样啦?”林风不经意地提起他妹妹小银来,瘦削黝黑的国字脸上漾起盈盈地笑意。一提起他妹妹,他又立刻记起前晚,他母亲打来电话时所说的言语:“今年家里遭了水灾,粮食又失收了;家里那头老黄牛不知道是得了什么怪病忽然死掉了,肚里还有一头未出生的小牛,一合计,共损失了几千块钱;你父亲的身体依旧不好,只要干了点重活便会不停地咳嗽,还时常喊腰疼;小银读书很争气,回回拿第一,只不过因为学费还没还上,校方天天派人来讨学费,说是再不交学费便勒令小银退学;我的身子骨还可以,只是那手疼得厉害。”母亲的语气平稳,声音平和,似乎对这一切都已习惯了。但母亲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重重的铁锤,锤得林风的心如针扎般疼痛。母亲说完后,是小银把电话接了过来,她兴奋地喊道:“哥哥!我好想念你哦,你在城里生活得开心吗?我在这次全县的作文比赛中,拿了第一名,爸爸说给我买双新鞋。哥哥,你要照顾好自己哟!妈妈说等你过年时回来,给你包饺子吃!”小银不谙世事,话语中饱含情意,听得林风的心暖暖的,泪水滚落下来。父亲最后一个接过电话,他语重心长地说:“儿啊,莫担心家里的情况,我和你妈会有办法的。你是我们全村人的骄傲,更是我们家的骄傲。虽然如此,但你不要有太大的心里压力,工作慢慢找,别急!饭菜吃好点,别饿着肚子学习!”父亲厚实的嗓音中透着苍老和温情,林风泪如雨下,但不敢哭出声来,只是“嗯”,“嗯”地应着父亲。

清风带着凉意慢慢袭来,林风的眼眶红润了,声音也有了些发抖。正当他欲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桥下传来“嘭”,“嘭”几声急促的拍水声。“快看!”桥上的两位中年妇女焦急地大叫起来。林风顺着她们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在离桥墩约莫10米远的地方,有一个男孩正在那里挣扎,身子还不断地往下沉。“糟,有人溺水!”林风喊道。他忙放下手中的简历,卸下书包,脱掉身上的西服,然后用力一蹬,站上桥壁,再翻身一跃,纵身落入水中。接着,他使出全身的力气,朝溺水的人奋力游去。水中的林风似乎又回到了小时的模样,——小时候的他只要一跳入河中便全身亢奋,身着一条天蓝色小短裤,伸直双腿在水中嬉戏,蛙泳,蝶泳,潜泳样样通,像一条顽皮的小鱼,箭一般地在水中穿梭着,——他越游越起劲,箭一般地射向溺水的人。待林风游近溺水之人的时候,看清了他的模样:一张圆黑的小脸蛋,约莫十二三岁的光景,只穿一件红棉短裤,光着黑溜溜的上身。林风担心男孩被水呛着,忙伸直双手朝他抓去,没想到,这小东西像一条小泥鳅似的,黑黝黝,滑溜溜,怎么抓都抓不住。这可把林风给急坏了,他张开双手向男孩围过去,想把他抱紧好托他上岸。不料,林风刚抱住他,他便用力一翻身,像一条泥鳅似的从林风的手掌上滑了过去,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岸边游去。

小男孩用手抹一抹脸上的河水,然后,两手支着身体跳上河岸。正当林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望着岸上的男孩时,那个小家伙竟噗哧一声笑了起来,还洋洋得意地说:“蠢货,人家装的都不知道!”他吧嗒了一下狡黠的小眼睛,继续挖苦道:“我原先还以为长得斯斯文文,穿得整整齐齐的人都是高智商的,没想到也有这般没用的人。”林风闻言,气得浑身发抖,瞳孔胀裂开来,他真恨不得马上跑上去 揪住这个没脸没皮的小滑头,猛揍一顿。可还没等他行动,小男孩已朝石拱桥跑去了。更让林风生气的是,那小滑头刚跑了没几米,忽然回过头来,恶狠狠地吐出一句话:“哼,大学生!”此时,原先酷似雕塑般立在石拱桥上,看风景的两位中年妇女,无聊地走开了。

林风怒发冲冠,可又万般无奈,低头瞟了一眼水中湿漉漉的西装裤,心凉透了。“哼!真是怕什么得什么,搞成这样怎么敢回去见同学。”林风苦笑道。可一想到刚才那男孩得意的样子,他便气得喘不过气来,于是,他握紧双拳,使尽全身的力气朝河面砸去,然后,失魂落魄地朝岸边挪去。他身后顿时跃起,被双拳激起的水花,在冰凉的空气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然后落入水中,扬起阵阵不平的波浪。

上一篇:散文乌镇  下一篇:没有了
《小说哼,大学生》一文由长大导航助学网免费提供,来源于网络。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原文链接:http://www.chddh.com/xuesheng/20170925/520291.html 更新时间:2017-09-25 23:23
长大导航(www.chddh.com)旗下长大导航助学网|陕ICP备11001928号 站长邮箱:admin#chddh.com|
《小说哼,大学生》|友情链接:长大导航 应用 电脑 文字 作文 范文 演讲稿 网页游戏 游戏 手机 news 合同 学生 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