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生天地 > 小说孟婆茶

小说孟婆茶

三杯入肚,前事尽忘

前世今生,无瓜无葛

将饮将饮,不醉不醒

吆喝一声:赶着投胎的,都给我过来,喝了这断情绝意的浓茶吧。

赶路的冤魂,听见了这样的一声,都似着了魔般的,纷纷涌上前来。

喝?不喝?

不喝?喝?

难以抉择。

下不了手。咽不入喉。

妻,夫,父,母,子,女,友,敌。

萍水相逢,君子之交……

温柔,习惯,缠绵,耕作,梦醒,结婚,仇恨,生育,善良,杀戮……

死亡?

死亡!

都是已死之魂,却始终放不下手。泪流满面。满了一面的泪,湿了心,湿了灵魂,抖了手。

也罢。也罢。

仰头就是三杯。眉发之间一纹不皱。男女长幼,此时都一如最悲壮凄凉的豪杰,灵魂煎熬,天旋地转,悲戚难当。

只消片刻,便幻化为初生的婴儿一般,清晰,而又溷浊,毫不知情,毫无伤情。由我一手执起,推了跌进万状漩涡的轮回九度场。

但愿来世都能投个好胎,度上几十载的香甜人生

一、孟婆

我是一个渡胎人。

确切地说,我是一条渡胎魂。

轮回站口一个看监的小鬼官。

凡饮下三杯孟婆茶之魂,纵那前生有无穷无解的爱恨情愁,都化了去,一缕烟雾缥缈过,只成了浑浑噩噩之魄,不求生,不记死。需由我小心牵引,一步一步,踱进那往生的路去。否则,寻不到求生的路,便只能让灵魂进了永夜,当一条无爱无恨,无思无念的孤魂野鬼了。

轮回站口前,是终年不换,终年不老的孟婆,和她干净的茶摊。摊上始终整齐停放着三个茶杯。白的,黑的,红的。一条直线排开来。手上一炉巨大的水壶,不停的倒,永不枯竭。壶中间是一个同样偌大的“茶”字。那么鲜红的一个字,朦胧中,有血的感觉。

灵魂就直接被震撼到了。

孟婆是一条神秘的魂。

没有前世的生辰八字。去了已了的凡俗杂情。一条干净清新的魂。也未曾收到来自俗尘烧来纸醉金迷。仿佛没有前世。亦不憧憬来生。

一直,就是这么一个送茶递水毁人余情的孟婆。

也有的魂不愿喝这三杯茶水。

仇恨满于胸襟。只念叨着复仇,雪恨,报前世未了的债。

俗称厉鬼。

无法,只能任凭他胡作非为去吧。

前世的仇,岂是今世的刀剑所能报还的了的?

物是人非事事休。

就让厉鬼在来世再受劫难吧。生生世世不愿喝这孟婆的茶,生生世世去报前世无尽的怨。这闷小的一个胸怀,禁得住千年的恨么?

二、韩信

眼前便是一只厉鬼了。

细看他——

怎一只凄厉威武的鬼。怒发冲冠,横眉冷对。生前定非凡物。

还是这一声吆喝:赶着投胎的,都给我过来,喝了这断情绝意的浓茶吧。

喝?不喝!

他眼中满是坚定的恨。

都是女人的害。

孟婆心中一凛。这样的一种眼神……

不容多想。她自有她的职责和原则。

孟婆提起大大的壶,眼角一抬:“还是喝吧。喝下第一杯,白茶入肚,前尘旧事回归混沌;喝下第二杯,黑茶入肚,是非曲直一并抹去;喝下第三杯,红茶入肚,前世恩怨便只成了一摊血水。”

没有回答。

“还是喝吧。如不新生,便只有再次毁灭”。

怎一条威武的魂,不喝,就是不喝。

他的恨不容置疑。前世定有莫大的冤情。男人这般,便都是女人的害了。偏偏是最毒妇人心啊。前世解不开的结。来世,就能解开了么?

对峙着。

对峙着。

冤魂渐渐占了上风。

我远远旁观,大惊。

翻开了生死大典,竟是眼前这般描述:

韩信,男,汉初开国大将,英勇善战,运筹帷幄,无出于右。后诛于吕后之手,冤死。

怪不得这般气势。

孟婆输得特别快。特别干脆。似乎一切已经注定。他要报仇。上天要他去报仇。还是,是孟婆,是孟婆要他去报仇!想不透,解不明,为什么?

我一个外人,本应该置身事外,却这般好奇。这……这,又是为什么?

但见他大步走到轮回路口了。

只需一跳。就这么纵身一跳,便会成定数了。一桩悲剧已经注定。我无法阻止,他注定复仇,而她,她将是一个怎样的角色在里面?

只和我一样,一个默默的旁观者么?她的眼神闪过一种东西,我不懂。

这魂,和那魂,他们如此神秘莫测。

我,最纯粹的旁观者,静静的欣赏着他的伟岸和胜利。

他跳进去了。

他跳进去了。

千万年,一段新的历史正在开始了。

记得,曾和孟婆有过一次对话。唯一鼓起勇气开口的一次。

“为何你不愿投胎?”

“我有过,不愿了。”

“若有千年的怨气,敌不过你三杯忘情茶入肚?”

“茶只能让你自己忘,但一切仍是天理注定的。”

“你的前世是怎样的?”

“我杀了他。”

“他?”

“他!”

孟婆并没有怨,更无恨。也许是千年的遗憾,也许是千年的错误。总之,她不愿了。

“我只想静静的,守着我的茶摊,做一条没有思想,没有过去,没有前世今生的魂。”她屈服了,绝望了,亿万年,她沉默。

三、投胎

是一凄美婉约的女子。

孟婆向她吆喝:赶着投胎的,都给我过来,喝了这断情绝意的浓茶吧。

她便飘过来了。

半垂着头,欲语还休。

“喝么?”

“喝。”

“真的喝么?”

“喝。”

“三杯入肚,前世爱恨情仇皆空,你真的舍得?”

“舍得。”

“真的舍得,永不后悔?”

“舍得。”

“如你心存眷恋,你可以不喝的……”

孟婆!我喝醒了她。这样一个赶魂的女人,职责所在,怎能劝不喝!?她疯了吗!

孟婆全身颤抖不止。

婉约的女魂早已不假思索三杯入肚了。

由我执将而起,送入了轮回场。一回身,竟是

孟婆要投胎!

孟婆要投胎!

打碎了手中滴血的“茶”,她要走!

她居然要走?!

多年的修行,让这一切来得很快,很容易。她使了分魂之术,只留下一魂一魄,仍守护忘情茶水。残余魂魄,早已飘将而来。

“我要投胎。”

“既然已厌倦为魂,走亦走吧。”

“但请亲手执起茶杯,将饮下去,由我……最后送别吧。”

不喝。

不喝。

不喝!

“我在等一个人。一个真正的男子。心静如冬水,只是在等。今天我等到了,所以,我要去追随他而去。我仍留一魂一魄于此,继续我的使命。百年之后,我还会回来的。不喝了,就让我去吧。

她真的就这样一头栽进了轮回九度场。

四、思怨

韩信!

她要的男人已经出现了。怪不得她放过了他。

怪不得她放过了他。

他的今生已经注定悲剧了。她呢?她还追随而去?

多年之后,她定会后悔。他也定会后悔。两个不肯忘却过去的人。一个是满腔的仇恨,一个是满腔的蜜爱。似水与火,融得了一起么?出了这阴瞑之地,她也只是一个平凡女子,善良虔诚的凡弱之女。既然不忘过去,他就还会再见吕后的。他认得她吗?一起跨时空的对决,胜者是谁?他,她,还是她?

然而一切还是会过去的。多年之后,她还会回来的。她还有魂魄在此,到那时,她应该会收心了。权当做了一个支离破碎的或好或坏的梦,而后,回归,回归,回归了。

我承认,许久许久的相处,我希望她留在我身边,只是一条魂就行。而不是现在这样,魂魄不全。

韩信。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出现了,在我的生命里。

五、梦儿

不知道是什么年代。不知道离那个朦胧破碎的汉朝已经逝去多久多久,韩信出生了。

初出混沌,他只是一团红色的血肉。不思不语,不刚不恨。隐约中是一个男子雏形的样。

但终于还是有一点霸气横行的影子。

家里人怕他太过锋芒毕露,便给他取了一个阴柔的名,梦儿。

刚出生的小孩总是不计仇恨的,即使有些孩提的吵闹争斗,也是过而即忘,没有熬到明天的恨。

自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曾是驰骋风云的大将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他也还没有记起,有个叫吕后的人,曾经动用小人的伎俩,将自己五花大绑,让自己一代名将在妇人刀下成了无头冤魂。

他还不是韩信。

他还只是梦儿。

他今生命好。活在了一个富甲一方的家。衣食无忧。只一个纨绔子弟。

八九岁的男孩儿,已经有了一丝丝的霸道之气,隐约,有了当年韩信的身影了。

他有四个很要好的玩伴。

大多是同为富人官家之后。

只有一人,是个女孩子,并不是和他们同一类人。只是苍无贫生之后,见不得大世面,出不了大场合,却让他引为挚友了。

正有如,万里江山,一点红出头。她似一股清新正直之气,只在远远观望着他,便让他感觉到暖流,受了恩宠,蜕变出了快活。

便有一种幼小的情绪滋生,如茧中蛾,振翅,欲,欲飞,欲破茧而出,修成正果。

他喜欢她。

一种最干净纯洁的喜欢。动了心的,要有情的,喜欢上和她一起的感觉。享受相守的乐。

倚在巷边残墙柱后,她抡圆了眼珠,怕他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六、想念

开始思念孟婆。

虽然吆喝声还在:赶着投胎的,都给我过来,喝了这断情绝意的浓茶吧。

但她并不是她。一魂一魄,缺了心智。没了魂。

她的今生注定不好。

开始痛恨叫韩信的男人。

若不是这样一条刚强坚毅的魂,若不是这样一束不屈神往的眼神,若不是一个名唤曰韩信,她仍然会是一条自由自在开心的魂。一条沧桑却美丽的魂。

韩信要复仇。

孟婆要寻爱。

吕后呢?

我呢?

这段故事,如何收场才是?

七、无猜

喜欢上梦儿的女孩,也有一个很甜的名字,青。

青就是孟婆的来世,毫无隐瞒毫无争议的孟婆。我知道。

这样的一段朦胧的暗恋,青和梦儿,梦儿和青,他们默默着,默默着。

滴答,滴答,滴答。

日子摇晃着过去了。梦儿渐渐威武起来。青也出落成婷婷玉立的女子。情愫在蔓延,爬满城墙,跨过枝梢,撒满一地。

情人眼里,情人眼里,是韩信。

梦儿身在梦中,只道自己就是梦儿。

他轻抚青微微翘起的下巴:“你喜欢我么?”

“喜欢。”青眼光流转,绵绵情意,如水倾泻。

梦儿一脸得意模样。

“你喜欢韩信么?”

“喜欢。”脸微变,他不喜欢他。

“你究竟喜欢我,还是喜欢韩信?”梦儿脸有愠色,压低声问道。

“都喜欢。”

前世的韩信,今生的梦儿。都是青的最爱。

怎一个傻女子,她眼中认的是同一个人。梦儿可不是这样想。浓密醋意渐生。一甩袖。愤愤而去。男人会对自己的前世吃醋,怎一个污浊混沌的天。

八、引路鬼

我依然日日守候着孟婆的残魂落魄。

日日,日日,不停,不休。

什么时候,我竟然对她如此思念依恋。

她不知道,过去的我,也不懂。

阴瞑世界的魂魄依旧川流不息。第一杯,白茶;第二杯,黑茶;第三杯,红茶。品尽了人生,了了思索,飞了魂,落了魄。得成个,无忧无虑的人间娃。

我也本是黄泉路上一条赶路的魂啊。

依稀记得——

某一日,前世死,孤魂野鬼,无处飘荡,流落到了此处。但见魂魂争饮孟婆茶,欲赶路投胎,再世为人,心中一动,也随着那一声的吆喝,兀自飘到了摊前。

将饮,一抬头。

一抬头,改了一生。一抬头,纷飞来了一地的心动。

一抬头,我便决定留下了。从此当了一个牵魂引路送别黄泉的鬼。只因每天可以一抬头,一抬头,眼中尽是她的妩媚。不敢言语,但心已知足,够了,可以静静的看着她,陪着她, 这才是真正的生生世世啊。

今天,仍痴情守候于此,呼唤,孟婆今何在啊。

他是韩信么?他真的就是韩信么?青在想。

他不该忘了自己的前世,不该没落了那双眼的炯炯有神。那个刚毅的铁血男儿,只是一个如今,和自己前世争风吃醋的小男子?

韩信是来人间报仇的!

眼前的梦儿,为何只顾儿女私情,玩乐人间,不尊不进。她要唤醒他。眼前的梦儿,怎是高贵清丽的青所要的。她要唤醒他。她要唤醒他的霸气。

“你当真没有任何一点前世的记忆?”

“只求今生,不谈前生后世。”

“前世,你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将军,韩信啊。”

“莫提此名,无端听了头疼。”

韩信。

头疼。

梦儿当真头疼了。他本是韩信,却害怕韩信。听及此名,似那紧箍之咒,越念越紧,越紧越疼,无法摆脱,无法逃离,无法触及。

“可不可以不要再谈这个名字了?”

韩信。

相关文章
小说不幸与幸福的交错

王国中最伟大的建筑师为国王建成了世界上最华丽宏伟的宫殿,从公主每一个卧室的天花板上垂下来的水晶灯饰到豢养着麒麟兽的御花园都美轮美奂、无与伦 比。公主是国王唯一的女儿,王国中最美丽圣…[阅读]

小说她说,早都已经枯萎了的

红颜果真薄命么?还是这尘世积垢太多,令红颜不堪苟活,于是这人间一日似百年,刹那芳华过。所以,我宁化身鬼魂,游荡于这炎凉的人间,看那负我之人如何以尖嘴猴腮之姿忸怩作态,修得幸福之果。…[阅读]

小说亲爱,请你爱我,舍我晚餐与玫瑰

他说,我只是贪恋烟花的妖媚 秦安华是一个有着成熟魅力的高个子的男人,虽然他长相一般,但这并不影响女人们对他的喜爱和簇拥。 他喜欢在无事的下午去接柯乔出来逛街。逛完街,就去宾馆做爱。这…[阅读]

小说青春在一场关于烟花的传说中凋零

这是关于青春的凋零的故事。 青春凋零,爱情凋零,在一场关于烟花的传说中,全部都凋零。  红颜果真薄命么?还是这尘世积垢太多,令红颜不堪苟活,于是这人间一日似百年,刹那芳华…[阅读]

小说寒城游记

 “火车慢慢停下。这又是一个全新的地方。”  时间:C在陌生人眼中的荒芜之地里,用陌生人伪造的工具,分别在三根柱子上刻上字并且开始担心字会褪去的那个美丽的傍晚。  地…[阅读]

上一篇:随笔那个男人  下一篇:没有了
《小说孟婆茶》一文由长大导航助学网免费提供,来源于网络。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原文链接:http://www.chddh.com/xuesheng/20170926/522231.html 更新时间:2017-09-26 01:55
长大导航(www.chddh.com)旗下长大导航助学网|陕ICP备11001928号 站长邮箱:admin#chddh.com|
《小说孟婆茶》|友情链接:长大导航 应用 电脑 文字 作文 范文 演讲稿 网页游戏 游戏 手机 news 合同 学生 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