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频道 > 爬树记

爬树记

十五岁以前,我喜欢爬树,爬上树,我更能看清树的一

切,看清村庄的一切。

村庄的美丽在树,树与我们相依相伴。很多年里,很多的树就像亲人一般地离开了我们,又有很多的树又出现在我们的村庄。在村庄,我爬过很多的树,爬过的就有梨树、桃树、构树、油桐树、桑椹树等几十种。

现在,我还记得,爬过的树中,最大的一棵是构树。构树就在队屋前面的一块空地上,树的枝叶散开来,落下很大的树荫。那个时候,家里喂了一头白猪,白猪摇着尾巴喜欢吃构叶。放学后,我背上背一个篾篓,顺着树干往上爬。下来的时候,就是一篓树叶和夕阳的余晖。吃过构叶的猪很快由小猪变成了大猪,年底,大猪卖了,换回了我的学费。修高速路那年,作为村庄最大的一棵树,构树倒在了斧锯声里。曾经望之一目了然的构树,只能在纸上和记忆中找到了。

村里人靠山上的油茶滋润目光滋润胃。那些油茶用木榨压榨出来的清凉茶油永远是生命的润滑剂,滋润每一个日子。山里很多的茶树,我爬过。我感觉到,茶树的木质比较绵软,不易折断,就像村庄的男人女人,绵劲足。油茶成熟时节,我就爬上茶树认真地采摘茶籽,常常在茶树上弄出些晚秋的声响,流露出丰收的喜悦。除此之外,茶花开放之时,我便坐在树上读书,如水一般的阴凉里,足可以让心灵觅得宁静,下来之前,还把鼻孔靠近白色的茶花,做亲吻状。细细想来,那时的纯真和浪漫,来得是多么容易,多么简单。

梨树木质脆,枝条容易断。因此,上树摘梨要格外小心。我记得,村里生得眉清目秀的秀婶子在她家的梨树上摔下来,就瘸了一条腿。一根木拐常年不离身,并且年年吃了上面的救济。后来,她逢人就说,自己的一条腿还在的话,就不是现在的活法。看来一次摘梨,注定了秀婶一生的命运。我像秀婶一样也爬过梨树,好在没落下遗憾。我家屋后有一梨树,年年三月,梨花点亮了夜晚。梨熟后,我就爬树摘梨。有一年,在树上,手抓的一棵枝条断了,我跌落在地。好在落地的姿势很对,才没有摔成骨折。我独自趴在地上,感觉我娘在身边不停地唤我的乳名。迷糊中,一口气好久才接上来。

和我一起爬过树的有黑牛屎,南屏两个。黑牛屎爬树的速度没有我快。有一回,我们爬同一棵松树,看谁先爬上,让南屏当裁判。结果,黑牛屎没有赢我。我们经常爬松树。理由是松树上有松果壳,采下来,可以当发火的材料。松果的籽落下后,松果壳挂在枝上,吸引了我们的目光。那几年,我跟黑牛屎爬过好多的松树。有的松树,年年爬。后来,队长固执地要在队里办一个农药箱子厂,不出两年,一山的松树,就没了。现在,队里很多的老人,经常说到那一山松树,要是不毁的话,每一棵都有水桶粗。

不是所有的树能爬。村庄里有种树,叫乌桕树,村里人是不爬的。理由是有一种毛毛虫寄生在它身上。那个时候,我们不清楚。有一回,黑牛屎爬上乌桕树后,发现腿上手上奇痒,手一抓,就起肉疙瘩,抓到哪就痒到哪。最后,黑牛屎的爹把他背到村卫生室打了消炎的针,才见好转,两天后,黑牛屎的脸上才有了笑容。

因为能爬树,就能掏到鸟窝鸟蛋。我却不掏。队屋后的一棵榆树是一对喜鹊做窝的好场所。有一回,我爬上去,看见了喜鹊窝里的蛋,没有掏。我爬榆树时,一对喜鹊在村庄里吵来吵去。我下来后,喜鹊归窝,就不吵了。第二天,我发现那些喜鹊又吵开了。我问黑牛屎,是不是掏了窝里的蛋?黑牛屎摇头不说,我却看见了他脸上怪样的笑。

构树还在,茶树还在,梨树还在,榆树还在。村庄的树,越来越多。现在,我站在一棵年龄小我十年的树前,细细想来,从过去的爬树到现在的不爬树,已有三十年光景。现在,我笨拙的手脚,无法感受到当年爬树的快乐,无法感受当年我成长的疼和幸福。

上一篇:机关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  下一篇:没有了
《爬树记》一文由长大导航助学网免费提供,来源于网络。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原文链接:http://www.chddh.com/yuanchuang/2228166.html 更新时间:2018-06-14 17:42
长大导航(www.chddh.com)旗下长大导航助学网|陕ICP备11001928号 站长邮箱:admin#chddh.com|
《爬树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