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频道 > 对决

对决

对决

上周六晚,208寝室的七个哥们儿玩“三国杀”纸牌游戏至凌晨四点半左右,第二天一大早就被同寝室其他学生举报了。发生通宵打牌的壮举,叫家长自然是难免的,虽然我已多次跟学生强调不愿叫家长,但他们一再挑战我的心理极限,把我往往绝路上逼,没办法呀,我只好再做一次向家长告状的“恶师”了。

上周下午放学前我就以短信形式告知家长到校面谈,结果只来了两个家长。其一是王某某的妈妈,经交流,确实认为孩子住在学校既不利于身体也不利于学习,而且他家离学校较近,爽快决定搬回家住宿。另一个是秦某某的哥哥,说家中办喜事,爹妈来不了,派他作代表,眼见得这兄弟脖子梗得像只骄傲的公鸡,嘴上一点没有服软的迹象,他无可奈何,只好先领回家交给父母处理。其余五人有四人家长均以电话告知今天抽不出时间到校,下周开学再来学校处理。

五一假期结束,按学校要求,班主任必须早上七点之前进教室。我七点前到办公室时,李某某和秦某某的家长已在办公室门口等候了。我交待她们稍等后就进了教室,安排学生交作业、读书、打扫卫生等。

正忙着,但见两位家长已站在了教室门前,两人均面带不平之气,显然是等得不耐烦了,觉得我是故意晾着她们在外面,心里老大不爽,于是乎,商量之后,一起由二楼杀向三楼,要讨个说法。

我一看她们俩的架势,更是不爽。我按学校要求进班,无法脱身,并非故意置他们于不顾,更不会折磨无辜的家长;况且是她们自己孩子违反校纪,不给她们争气,我周日放学那天在学校等了一个多小时都不见人来,这气又向谁撒去?今天一大早,我兴高采烈来上班,她们就给我心里添堵,就想让我三言两语解决问题然后拍屁股走人,多等一刻都不耐烦,什么家长?教出这样多事的孩子也不足为奇了。

她们顾忌着孩子,自然憋着怨气不敢发作,我一看她们的脸色,却怎么都憋不住胸中怒火:怎么着,看我体弱面善可欺不成?哪个当班主任的不是在太上老君炼丹炉里走过几遭的主儿,什么难听话没听过,什么奇葩家长没见过,岂是你等想欺就欺,想甩个脸子就甩个脸子的?于是我出教室劈头就道出了自己的想法。两个女人一看“阴谋”被揭破,又不好意思明说,只好找借口。

李的妈妈说:“我想让孩子早点进教室上课,学习本来就不好,怕越耽误越多!”切,她孩子上上周还因为逃课请过家长,刚刚过去的段考是班级倒数第一,他在教室也是只见其形不见其神,不是打瞌睡就是说费话,耽误个十天半个月的,学习上估计不会有太大影响;况且我们还没上课呢,只是上课前的一个稳定阶段罢了。

秦的妈妈说:“我大儿子今天第一天上班,我要去送他!孩子第一天上班,迟到了不太好,所以我才这么赶时间。”有事在身可以理解,你完全可以先送走大儿子再来解决小儿子的问题,我又没逼着你这么早来见我。你大儿子就是儿子,小儿子难道不是亲生的?

我不想听她们的解释,径直奔办公室内而去。她二人自然也跟在后面边走边说,语气已有几分的火药味儿。来到办公室,我直奔主题,啪地亮出罪证——一大盒我们都不认识不会玩的纸牌,并询问她们对孩子所犯的错误知道多少,她们支吾敷衍说回家都问过了,也教育过了,都这么大了也不好再打他,希望老师能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等等。他们当然很清楚学校的寝室管理规定,像这样的行为完全可以让搬回家住了。但作为班主任我也很清楚,有些孩子家是农村的,让回家住是不现实的,明摆着是难为家长,甚至会逼孩子退学。孩子跟着我上学,我也把他们当自己的孩子,不管他们多调皮,我也会拿出十二分的耐心来教育,但有些是需要家长的配合的,比如住宿,或许家长的一次配合就会让那些有重大违纪行为的学生悬崖勒马。比如孩子犯错了,班主任一般都会跟家长说明:你让孩子回家或在亲戚家借住几天,当他知道回家住跑来跑去的辛苦或体会到寄人篱下的酸涩,自然会安安分分在学校住宿,不会再犯大错。

这两个孩子的家都在城里,虽然有点远,也是可以克服的困难。但今天,我看这两位妈妈有意要避重就轻,今天来纯粹是为给孩子说情,根本没打算配合班主任解决学生思想问题,我也亮出了最后的底牌:孩子回家住一星期以表反省。

两个女人听后几乎异口同声表示不可能,回家太远啦,无人接送啦,在家都批评过啦,希望老师再给学生一次机会啦……总之,就是不肯屈服,显然他们根本听不进我的解释。既然这样不能配合,咱就来个互不相让吧,我这里也不肯让步,就是这么叽叽喳喳作僵持状。

办公室姐妹们陆续来上班了,一看这架势,又一听情况,也开始出面给她们讲其中利害,无奈两个女人达成了一致,誓将对抗进行到底,任你怎么说,我就一句话:请老师原谅孩子,回家住几天是不可能的。

一群秀才遇到兵,没办法再退一步:这周只一晚,必须回家住宿,再没有商量的余地。她们还想继续使用死缠烂打计磨下去,丽灵光一闪:“校长检查呢,你赶快进班吧!”我扔下一句:“就这样,今晚注意孩子回家时间!”扭头便走。

等再回来,燕儿的评价最到位:看你们班那俩家长,孩子犯那么大的错都视而不见,反倒对老师的处理决定像买菜一样讨价还价。无怪乎孩子给她们惹那么多事儿。

这次与家长的对决,最终以我的妥协退让划上了句号。回头想想,也在请家长这个问题上汲取了一些经验教训。

其一,不可过分相信家长的作用。请家长之前要根据以往和家长接触判断一下他们的性格特点,如果没打过交道,可以先和学生沟通一下,对家长的情况稍作了解,比如工作性质、文化程度等等,以便有的放矢。如果可以明确判断出家长即使来了也作用不大反而添乱,不如不请,可以改用其他方法解决问题。

其二,集体犯错尽量不要一起请家长,尤其关系家长切身利益的错。像我们学校,住宿学生家长最怕的是不让学生住校,这可是他们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可以错开时间段,这样可以个个击破,防止他们抱成团合力攻击老师一人。老师也可以跟家长有更好的沟通,让家长可以明确知道老师的用心良苦。

其三,与家长沟通时要避开学生。如果你只是需要家长的配合,老师和家长就要站在统一路线上,他们最终的目的也是一致的,就是让学生改掉毛病。如果孩子在场,他会知道,噢,这只是老师跟家长演的一出戏,对自己威胁不大,这样的错误他下次可能还会犯。

总之,班主任和家长的对决,既需要体能,更需要智慧。如果能做到家校合力,教育的效果才能达到最大化。

上一篇:把握有限高三,收获幸福永远  下一篇:没有了
《对决》一文由长大导航助学网免费提供,来源于网络。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原文链接:http://www.chddh.com/yuanchuang/2648379.html 更新时间:2018-12-06 14:06
长大导航(www.chddh.com)旗下长大导航助学网|陕ICP备11001928号 站长邮箱:admin#chddh.com|
《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