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频道 > 不是冤家不聚头

不是冤家不聚头

不是“冤家”不聚头

自从唐金鹏进了我班,我工作的闲暇之余一半时间几乎都是在处理他惹出来的祸。“老师,班长管唐金鹏,他不听,还骂班长,”“老师,唐金鹏偷喝马刘源的奶,”“老师,唐金鹏偷堂台粉笔装在兜里,”“老师,唐金鹏吓唬一年级小孩要东西吃,”“唐金鹏上课捣乱,英语老师让他坐后边,”“老师……”“老师……”听得我头大,真的是烦透了。

对这样一个孩子,你说我该怎么办?严厉批评加恐吓,他翻翻眼看着我,也不知道是听不懂还是不在乎,况且说实话,每次训他时,看到他斜乜着眼,翻着白眼瞪我,我心里还有点怯怯的;温和教育吧,你滔滔不绝的给他讲道理,说得嘴皮子都磨破了,自我感觉石头也该有温度了吧,好,反馈一下,他还是不知道不该怎么做?我晕!气得实在没办法,照着他的屁股踢两下,他瞪着无辜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是我这个老师多野蛮似的。;更何况这一招我还不敢用,怕其他男孩有样学样,也在课余时间对他进行武力教育。虽说他做的事情的确可气,可他毕竟是脑子有问题,总不能和他一般见识吧。本来就是弱势,容易遭到别人的白眼和欺负,如果我再推波助澜,更没他的日子过了,所以,我忍!我也只能忍着!唉,可惜了我多年来培养起来的严师形象竟然在这样一个傻儿手上毁于一旦!

不仅我自己学会忍,我的学生也要学会忍。在我的谆谆教导下,我那群懂事的孩子们(当然,除了唐金鹏的“冤家”之外)也明白不能和唐金鹏一般见识,几乎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对于唐金鹏的骂人、吐口水等恶劣行为也淡然处之,哪儿像平时连一个小小垃圾都要辩个你否我否的小心眼呢?所以说,孩子们是最最单纯的,也是最最伟大的,可惜我们成年人很少会有这样的感觉。

要按说就我们班这个包容、无私的氛围,应该会对唐金鹏有潜移默化的影响。的确在上个学期,唐金鹏在同学们的帮助和监督下有了很大的变化,弄得熟悉他的老师见我就问:“咦,今年咋不见您的唐金鹏哩。”你说说,见了唐金鹏烦,不见还有人想,金鹏还总是有人记挂着,估计是前三年留给大家的印象太深刻了。废话有点多,回归正题。本以为唐金鹏在正能量影响下对事情已经有了是非观念,事实证明也的确如此,为此我和我的一帮子孩子们都挺有成就感的,这不,上上周我还专门写文章夸夸唐金鹏,当然顺带夸夸自己,不然这忍耐的日子真的不好过,给自己一点信心罢了。谁知话犹不及,上周一上午马刘源连着两节课都来告唐金鹏打人、捣乱,没法上课。我烦透了,真不想再在唐金鹏面前扮演黑包公的角色了,太累了!我不可能总跟着他吧,况且对这个软硬都吃不透的孩子,你说我这个老师有什么办法!我也总不能像唐金鹏爷爷一样,他到处惹祸我负责摆平,那我还过不过日子了?你说他傻,他怎么每次都记得领奶?怎么不往自己身上吐口水?估计这家伙如他爷爷所说,今年有点开窍了,他这些行为我猜是故意使坏,干脆我就把批评教育的权利下放给学生,由他们按着孩子们的方式来教唐金鹏懂得是非对错,就像自己做错时,父母师长教育自己一样。不能老是忍着他,宠着他,宠的他不知道天高地厚,该让唐金鹏吃点苦头,长长见识了!只要别打他就行!还别说,从上周二到今天,还没有一个来告状的。

光说唐金鹏就用了这么长篇幅,该来说说他的那个“冤家”了。唐金鹏的这个“冤家对头”叫耿琦博,热心参加班级事务是他的最大优点,撒谎不带脸红、邋遢班里出了名、捣乱更是数他第一。上学期刚开学我刚三令五申入厕纪律,他就在厕所的过道上小便被学生抓了正着;后来又上语文课时,把裤子褪到屁股下面,故意当着其他男生的面拍拍自己的屁股,把女生羞得不敢回头,幸好他在教室最后面坐,影响范围小,就这真够恶心的;为这事特地把他爸爸叫来,差点让他吃一顿竹笋炒肉。终于他再不敢顶风而上了,又开始把目标盯上了唐金鹏,直到金鹏爷爷来学校特地找我说他孙子被耿琦博打得不敢进校门,我才知道这件事。我告知耿琦博爸爸这件事,才从他口中得知,他儿子和唐金鹏从小学一年级就同班,就二年级不在一个班吧,班级还相邻,你要说他俩的缘分够长的。可是他俩这四年的缘分并不曾让耿琦博对唐金鹏产生一点同情心,相反,一贯喜欢欺软怕硬的他终于有了欺负捉弄的对象。

还是在上周,唐金鹏在同学们齐心合力的教育下,听话多了,耿琦博却开始找事了。

周五下午课间,柳艺莹来对我说,耿琦博让唐金鹏跪他,唐金鹏就跪,拉都拉不起来。我一听火了,叫过来耿琦博,他还拧着说唐金鹏跪的是柳艺莹,整个一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根本没有一丝丝羞愧。对这种家伙,老实说我也没什么办法,软的硬的都不行,只能维持一两天就开始原形毕露。而且我心里很清楚,我每次训斥他时他不吭声只是摄于我的气势不敢坑声,并非是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听话只是表面的假象。我看着他那张胖胖的大脸,恨不得抽这个欺软怕硬的家伙几嘴巴。忍了几忍,我按耐住了自己的怒气,决定把他交给学生来处理,听听同学们对他的评价,希望能刺激到他那根麻木的神经。

民主会上,多数学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让耿琦博自己说,他居然有点没脸说,逼几逼才小声说了,真有点让我出乎意外。学生听完的反映先是惊讶,短暂过后是气愤,质问耿琦博:“你为什么让唐金鹏跪你?”“我想让他跪。”耿琦博嘟囔着说。“他和你有仇吗?”“没仇。”“唐金鹏也是个人,他也有尊严,你以为他是你的玩具吗?”“你是他什么人,让他跪你?”“如果别人也想让你跪,你跪不跪?”耿琦博摇摇头。“你都不跪,为什么要唐金鹏给你跪?”“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你不知道吗?”好家伙,古语也引出来了。“你就是欺软怕硬,看唐金鹏好欺负。”“你又不是唐金鹏的长辈,凭什么让他跪你?”……学生七嘴八舌的指责和质问使得耿琦博的胖脸越来越红,头越来越低,在大家的批斗声中他的谎话、辩解没有了用武之地。教育完耿琦博,接下来帮助唐金鹏长点骨气。他这时正在看着耿琦博挨训乐得咪咪笑呢。我趁势问:“唐金鹏,如果别人再让你跪他,你还跪不跪?”“跪!”我哭笑不得,只得明明白白告诉他:“记住,以后除了跪你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和其他长辈,其他人让你跪坚决不能跪。”本来好好的一次民主会,在唐金鹏傻傻的回答中,虎头蛇尾的画上了句号。

这件事让我感慨无比,既有唐金鹏何有耿琦博呢?一个需要保护的弱者,一个是只会找机会欺负弱者,这样两个让人头疼的角色,怎么能同时分在一个班里?而且竟然连续三年都是同班,真怀疑前几任班主任的日子是怎么过的?这简直就是对班主任的忍耐极限挑战!对我的郁闷,环环一语道破天机:“这就是孽缘!”

希望下个学年时他俩的孽缘能结束吧!

上一篇:这样教学其实很无奈  下一篇:没有了
《不是冤家不聚头》一文由长大导航助学网免费提供,来源于网络。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原文链接:http://www.chddh.com/yuanchuang/2648827.html 更新时间:2018-12-06 14:08
长大导航(www.chddh.com)旗下长大导航助学网|陕ICP备11001928号 站长邮箱:admin#chddh.com|
《不是冤家不聚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