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张维迎

2018-02-08 14:38:33

核心摘要:同时要纳入监管的体系不监管一定会出问题,主持人下面一位发表演讲的是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张维迎,而要回答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要理解为什么需要企业领袖,所以作为一个企业领袖一定要有创新的素质创新的思维创新的能力。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张维迎第1篇

凤凰财经讯 在17日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会”上,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李稻葵就金融自由化问题进行了讨论,二人对于政府管制方面的看法发生了分歧。

张维迎在发言中表示,我们现在有好多误解,认为如果没有政府的强有力管理,我们的金融秩序就会出现混乱。其实并不是这样。“我们看看二百年前,那时候没有中央银行,当要成立一个票号的时候,并不需要任何政府部门的批准。而我们看到山西票号,在那一百多年的历史里边,经营状况非常地好,并没有出现那么多的欺诈,他们的信用是非常好的。”

李稻葵在随后的发言中予以了反驳,他说,“金融的问题,不是简单的自由化就能够解决的,现代市场经济,现代金融,恐怕跟山西的票号性质完全不一样,非常地复杂。”

李稻葵表示,对于民间金融,一方面要合法化、自由化。同时,要纳入监管的体系,不监管,一定会出问题。

张维迎称,“理论上没有不同意见。”但他强调,我们现在思路已经太局限了,我们好像觉得只有政府管得越来越多,我们才不出问题。实际上我们的问题恰恰出在过去都是政府管的问题,所以我们要换一个思路来想这个问题。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张维迎第2篇

主持人:下面一位发表演讲的是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张维迎。欢迎张先生。

张维迎:

谢谢,我要讲的题目是中国能否产生世界领袖。我提这个问题,大家不要期待着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因为我本人心目中也没有答案。我提这个问题是基于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随着我们中国经济在世界上的重要性越来越大,我们再造各位企业家身上的担子,历史的责任也越来越大,我们是不是真正地做好了这个思想准备?我提这个问题,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上个月我去亚洲参加了亚洲企业领袖年会,这个年会是由全球最大的商务电子网组织,从去年开始,第一届在新加坡、第二届在香港,每年评一个亚洲企业领袖,一个年度创新奖、一个年度企业公民奖、一个年度CEO选择奖。我是评奖委员会八个评委之一,我看到在最后进入二十名的企业中,没有一个中国企业。

最后获奖企业两个奖被印度企业拿走,分别是年度领袖奖、年度公司公民奖。年度创新奖被新加坡的企业拿走,年度自由选择奖被韩国的三星电子拿走。我看到二十名候选人中三分之一以上都是印度人,中国的企业家没有参加这样一次年会,这使我感到非常遗憾,特别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这个会场上讨论的主题几乎都是中国的经济,因为所有的亚洲企业、世界的企业都在关心中国的未来。因为只有中国的未来是美好的,世界大的企业才认为他们是有市场的。

这个会议本来也安排我们柳传志总裁做一个主题发言,但是柳总也没有去,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建议柳总以后一定要去,因为这个会议对于中国企业家来讲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相信我们中国一些企业,像联想、海尔站在这个台子上不应该比印度的企业差。但尽管这个年会的主题是中国经济,但年会的主角是印度的企业家,这使我感到非常不匹配。我们中国企业家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走向世界?承担起这样一个历史的责任?在这里我还特别想谈一个小故事,国外为什么最后二十名候选人没有中国企业?我们评委主席告诉我一个故事,说我曾给你们中国一个公司发过邀请,给董事长和总经理每人发了一份问卷,但是董事长和总经理报回来的财务数据都是不一样的,这使我感到非常镇静。

他说我们一个中国的企业领导班子董事长和总经理之间的沟通居然这么少。但是我希望这是个别的现象,不代表普遍。 。

中国能否产生出世界级的企业领袖?我们首先要问的是什么是企业领袖。而要回答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要理解为什么需要企业领袖。我们需要企业领袖第一是因为未来是不确定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风险的世界当中,芸芸众生,不知所措,所以我们需要有人给我们指明方向,告诉我们应该往那里去。所以一个企业领袖一定要高瞻远瞩。

我们需要企业领袖是因为我们人与人之间需要合作,但我们合作中又有冲突,企业中一千个人可能就要有一千个目标。所以我们需要有人,把不同的个人目标,推动成为一个主人成长的目标。所以一个企业领导人应该有魅力,应该有组织。我们需要企业领导人是因为世界在不断地变化,新的环境不断地出现,所以我们需要创新才能够适应这个变化,才能够成长,才能够具有竞争力。

所以作为一个企业领袖一定要有创新的素质、创新的思维、创新的能力。但是企业领袖不是一个个人行为,而是一个公司行为。因此,如果你想成为企业领袖最重要的你要倡导一个可以持续生存、发展、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而不是单单地塑造个人的形象。在我们国家可以看到,确实有好多的企业领导人,企业家他们花了大量的钱,大量的时间都在塑造个人的形象而不是企业的竞争力。

我们好多领导人、个人非常有名,但我们的消费者并不知道它的企业究竟在干什么,有没有核心竞争力。我们每一个企业领导人必须记住,如果历史将来能够记住你,那并不是因为你做人的魅力,而是因为你所创办的事业,这个事业改变了人类的生活和生存方式。或者说你所创立的商业模式,改变了企业运作的方式,使得大量的企业在模仿你。

为了做到这一点,每个企业家都要有一个意识,就是选好接班人。但我遗憾的是很多企业家都在忙自己的事务,没有想企业要长远发展,要更早地培养好的接班人。一个优秀接班人不可能靠空降兵,世界上99%的优秀企业,接班人都是从低层培养起来的人。GE之所以优秀是因为它每年都有一个选接班人的制度,联想的经验可能值得好多企业借鉴。

柳总从92年开始,即企业发展只有七、八年的时候就开始选择接班人,放在了重要的地位,他选了两个接班人,现在也成了掌门人,现在在业界都非常有影响。我们现在很多企业看起来很红火,但我非常担心,如果他离开了,就像青岛啤酒(相关,行情)的老总,在2002年的时候我曾给他颁过奖,但很遗憾心脏病发作了,但是这样的情况每个人都可能发生。所以要使你的事业持续地发展,我们就应该培养好自己的接班人。企业领袖是一种团体的行为,不是个体的所为,所以中国能否产生世界级的企业领袖,不是因为单个的英雄,而是整个中国企业家团队是否能够成长。

是否能够在世界的舞台上传递起来,连起来,打造一个形象。我们需要合作,有些企业经常盼敌人快快地倒下。但是如果想,中国企业家那么多人倒下,单个的人太孤单了,也不可能真正成为世界领袖。在这里企业家有好多需要注意的地方。

第一点,我想一个优秀的企业家必须是一个遵守法律的企业领导人,我们必须看到,我们有好多的企业都是在违法违规下成长起来的。但是到了今天,我想一定要改变,胸无大志的企业无所谓,但是如果你想成为百年老店,在你离开后,企业仍然存在,你应该是一个守法的企业家。这就像在美国,如果你只想当一个普通的居民,社会对你的约束很少。但你未来想当总统,从十八岁开始,你跟女朋友的交往都要特别注意,否则可能成为别人整你一下的材料。

第二我们要重视信誉。信誉之所以难是因为注重信誉意味着我们要牺牲好多眼前的利益,如果不牺牲眼前利益都可以有信誉,每个企业都会非常讲信誉。正因为要牺牲眼前利益,所以重视信誉很困难。因为有太多的诱惑,我们的产品给客户带来损害,我们可以用各种理由说不是自己的责任,说是经销商的责任或者客户自己的责任。但是这样下去,有谁还会相信你?我们应该向国际上大的公司学习,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像强生公司,九十年代初,它的产品太广,被个别的人偷换药后,引起几人死亡的时候,有技术检验证明这不是产品质量问题,但是强生把所有这个产品回收,损失几亿,但树立了负责任的形象,我们中国的企业应该认真总结。

第三应该尽量地非政治化,中国的企业,要完全非政治化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的经济仍然处在高度的政府控制之下。但是跟那些部分政治领导人,拉关系做好自己企业的人,我们提出警告,从历史上看,从全世界的范围看,部分政治化的企业都没有好结果,都不可能持续存在,因为政治老是要变化,但是做企业一定要有一个坚定不移的目标。如果你为了政治而过分地来不断地改变自己企业的目标,那么这个企业是不可能长期地存在。我也欣喜地看到,在中国现在已经有了非政治化的条件,我们看到不少的外国公司已经开始把他们的总部由北京迁向上海,这是中国非政治化的非常重要的体现。但是政治统治经济的时候,首都是经济总部的地方。如果政治关系弱化,上海这样的地方,可能比北京更适合商业企业的生存,所以这是一个好现象。

第四我们企业家必须讲求社会责任。我们企业生存是要赚钱的,但是赚钱并不是我们存在的理由,我们要存在是因为我们要为社会创造价值,这种价值好多情况下,可以通过内容表现,一个企业如果老是亏损,就说明你在社会上没有尽到责任,但是你必须看到,在我们现在的社会中,并不是所有的社会价值都可以表现为利润,所以企业在讲究利润的同时,要注重你的社会形象、社会责任,包括你在环境保护中的责任,包括你在推动社会教育、文明化、社会信任分析的责任。这一点也是全世界企业界都强调的一点。但是我们评价一个企业是否是优秀企业的时候,始终不要忘一点,你是不是一个优秀的公司公民。如果你不是一个优秀的公司公民你就不可能是一个优秀的企业。

企业领袖也是一种社会现象,它依赖于各方面创造的环境,特别是政府为我们创造的环境。在这里我要强调我们的政府依然肩负着重大的责任,政府的责任是什么?就是为企业家,为企业的成长创造一个良好、稳定、可以预测的法律环境。这里就必须规范政府的行为,我们必须承认,到目前为止,我们好多政府部门的行为,不是在创造一个稳定的环境。而是在不断地改变这个环境,使我们企业家无所适从,在这里我特别想强调一点,有关税收制度的问题。就我所知,有相当一部分民营企业家是惶惶不可终日的。

他们不仅在想办法在国外办一个绿卡、一个身份证,把资金转到国外。现在国家在加强对私营企业的税收监管,这个政策是非常振奋的,但是我们必须看到仅仅加强监管是不够的,最重要的是要设计一个合理的税收体制。如果一个税收体制下百分之八、九十的人都在逃税就说明这个税收体制肯定是有问题的。我们要设计一个税收体制必须兼顾效率与公平,就是说富人要纳税,但要调动起生产的积极性,如果富人都不愿意投资,穷人也不会有好的生活。

所以要想损害穷人,最好的办法是杀掉富人。所以就这个问题,政府比较要向前看。特别是税收现在实行无限期的追溯,对我们小康社会来看,从向前看的角度是不利的。如果抓住一个人犯的错不放,他可能犯更大的错误。

一个人意见没有交税,如果你长期追溯,他今天还不敢交税,他今天交税,你如果问他为什么你昨天没有交税,他可能会继续造假,所以这样的制度,对加强税收监管是非常不利的。所以我要提出,政府是不是可以考虑实行一个税收特免。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过去的事既往不咎,因为过去的事是好多的历史条件造成的。如果我们想想所有的企业都是按照单纯的税率交税的话,没有几个企业可以生存下来,中国也不会有这么方便的经济,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农民能够搬到城里来就业,我们在世界上也不会有这么重要的地位。

所以我们历史地看待这个问题,能不能说从现在开始,你要注意任何人偷税漏税都会严加惩罚,这是我们的企业家,是我们的民营企业能够放下负担,从现在开始,大胆地为国家做贡献,为国家纳税。这里我举一个香港的例子,我们知道香港是全世界最廉洁的政府之一,之所以廉洁一方面是政府的工资比较高。就像刚才柳总讲到高薪是廉洁的必要条件。高薪刚开始的时候,警察也不配合,甚至罢工,当时召见警署署长,说你们警察以前有问题不追究,现在再有问题一定严惩不贷,从而使香港警察成为世界上最廉洁的警察。

中国的企业家是愿意交税的,我们应该找到一个双赢的办法,只有这样我们中国才有可能真正产生出世界级的企业领袖。 。

谢谢大家。

相关推荐